幽清明

爬墙飞快,有粮回坑

【邪瓶邪】一个奔四中年人努力戒烟的故事

在接到小哥后,吴邪停止了以往一切的地下行动,决心做一个真正与世界切断联系的人,然而就如同记忆一样,有一个坏习惯却如影随形似的继续跟着他,怎么也没改过来。
他站在自己家里,面对着窗外纷纷扰扰的人群,心慌得像是在做贼。一半注意力放在耳朵上听家里的门锁响没响,一半注意力放在搜寻小哥的身影上。最近张起灵大概是腻了坐在躺椅上发呆,每天上午都会像老大爷似的出门转一圈再回来。吴邪在跟了他两次后终于放下了各种他迷路失踪被拐卖的惊恐想象,趁机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
这几天小哥一直在家,他口袋里那盒烟便怎么都不好意思拿出来。吴邪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不好意思个什么,只是像在他面前总是会穿长袖遮住那些伤口一样,吴邪认定有些事还是不要让他知道的好。然而对于一个烟草几乎成了第二类食物的人,烟瘾犯起来简直是致命的。虽然之前靠着盯着摇椅里的张起灵强行压了下来,但是最近他偶尔会投过来洞察的目光让吴邪不止不能心如止水,简直连胃都攥在了一起。
按理说,这只多日忍耐后的烟就算不能说是沁人心脾,怎么也该是久违的放松。但是吴邪提心吊胆着比下斗遇到起尸还紧张,毕竟他每次下斗基本上都会遇到这些奇奇怪怪的事,差不多也习惯了。然而对上小哥,他多久还是会心有余悸。
烟雾随着指尖颤抖,缭绕出一片上下起伏的乳白色。吴邪透过烟幕看到了熟悉的兜帽穿梭于人群间,直直向家里的楼道走过来。他想掐了燃了一半的烟,手一抖,烟径直掉在地板上,烧出一小块焦痕。吴邪笑骂自己一声,这么大的人了,连熄烟都手抖,这十年真是白过。然而门口的开锁声已经响起来,没什么时间留给他思考了。吴邪四处看看,转身进了厕所将烟扔在马桶里冲掉,想想又开了空气净化器,然后才一脸笑意地迎了出去。
“小哥回来了?饿不饿,我给你做鱼吃?”
张起灵转过头,吴邪也跟着看过去,挂在墙上的表指针还不到十。吴邪有点尴尬地咳了一声,看着张起灵一步一步走近,一手按在自己肩膀上,另一只手向前伸了出来。
“小哥,不至于吧……”吴邪扯了扯嘴角,觉得有点沉重,扯不动。
“对身体不好。”张起灵连动也没动过,只保持着刚才的姿势继续眼神攻势。
吴邪还想再说什么,然而在他看到对面人逐渐皱起的双眉时,立刻从口袋里拿出烟盒双手捧着交了上去。拿到烟的张起灵点点头,又踱回了阳台的摇椅上,悠哉悠哉地晒着太阳。他躺下时转头看了看还站在原地的吴邪,露出一个浅笑。
“明天一起出门吧,锻炼。”
吴邪愣了一下点点头,回厨房拿来刚才泡的茶水。张起灵往旁边让了让,吴邪便也躺在空出的一边,一杯茶水塞在小哥手里,一杯自己拿着。两个人肩并肩靠在一起,喝着茶晒着太阳,半晌无言。吴邪突然心里一动,转头看着旁边的人问,“你约我锻炼是不是为了监督我戒烟?”
小哥抿了口茶水,没摇头也没点头,只是握住了吴邪的手。
是为了更久地和你在一起。
这种话不说,他相信他也会懂。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