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清明

爬墙飞快,有粮回坑

【优散点文】星间飞行【药丸】

不仅没写完还越写越长了……大概是好事吧,说明真情实感了。

  4.2247年 新纪元130年 散人 28岁 优瓦夏 45岁
  散人很不安。这种不安从他冬眠前就开始像影子一样跟随着散人,即使瞬间忘了它的存在,还会在低头时突然意识到。不安在和优瓦夏的相处过程中慢慢发酵成长,直到在散人躺入冬眠舱时,才摇身一变成为梦魇,紧紧地扼住他的喉咙。想起优瓦夏偶尔突如其来的沉默和沉默后惊醒的苦笑,好多好多个优瓦夏同时涌上来,填满散人的脑海。散人自出生以来,从未如此想念过一个人,也未曾感受过这种恍然大悟后心痛得要被碾碎的痛苦,惊得他张开嘴被灌了好几口营养液。
  
  待到散人再次苏醒时,他咳了好几次才把嘴里那古怪的味道压下去。散人爬出舱外,不顾身上粘粘糊糊的液体,摇摇晃晃地走向优瓦夏所在的隔间。
  优瓦夏依旧在写写算算,甚至连姿势都和十年前散人找他时一模一样。可是散人看着他后脑上刚刚冒头的白发和皮肤上的细纹,突然有点不敢认他。仿佛那个他所熟悉的优瓦夏只剩下灵魂,藏在那个日益衰老枯瘦的躯干里,夹在永远到不了的终点和永远回不去的起点之间。
  “优,咳……”刚叫了一声,散人才发现自己的嗓子嘶哑得不像话,想必是十年前那口营养液灌的。埋头于纸笔间的优瓦夏回过身,看着满身粘痕的散人想笑,眼角立时堆出密密的纹路来。散人看着难受,转头不去看他。优瓦夏把这以为成他经不起自己的探视,伸手把热毛巾扣在他头上。粘在一起的头发又重新在优瓦夏的擦拭下顺贴起来。
  “要不要热水?带蜂蜜的。”优瓦夏问完也不管散人答不答应,按住他的脖子就往嘴里咕咚咚倒了进去。幸好散人是真的口渴,不然非被一杯蜂蜜水谋杀了不可。
  
  散人喝完了水,身边是优瓦夏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刚才那些慌张痛苦的情绪像被扎了两针的气球嗖地一下就飞到脑后去了。他不好意思地往优瓦夏的方向靠靠,像转移话题似的怯怯地指着那些写满了算式的纸。
  “你怎么不用电脑算啊?”
  “老方法,习惯了。”优瓦夏抽出其中一张,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数字。“我算不好,总是错,错了还要再改。要不你帮我验算一下。”
  散人盯着那张纸,只觉得上面的黑字比飞船外的星星还让人眼晕。他摇摇头说,“我不会算数。”
  “这就是加减乘除而已,很简单的。”
  散人还是摇头,“我们这样在飞离地球后才出生的人,从小到大只被教过如何维护飞船而已。”
  “那你们学数学语文英语历史政治生物化学物理吗?”
  散人头摇得像拨浪鼓成精。
  优瓦夏以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散人,把成堆的草纸随意划到地上,空出了一小部分桌面。
  “来,坐!”优瓦夏颇有些豪气地拍拍身边的空位,“我给你补课!”
  
  5.2257年 新纪元140年 散人29岁 优瓦夏 55岁
  散人过去一年里整整从小学课本补到高中,五三天利王后雄电子版一个没落下,补得自己焦头烂额两眼无神。再加上旁边优瓦夏报复式的笑容,大龄学生差点学到精神衰弱。
  优瓦夏过去二十年通读天文学,对星体引力和航天技术了如指掌,但是从没写过作文,更没和金发碧眼的外国人说过英语,所以一到文科课程就干脆胡编乱造篡改一通。散人一开始还乖乖受教,后来学得通了,就拿着史书典籍的电子版和外国电影的视频指责优瓦夏误人子弟。优瓦夏嘴硬不承认,被罢课了几天,只好屈尊和散同学一起钻研学习起来,有时候还要向散人请教问题。
  两个人学学玩玩,又过了一整年,该是散人要去冬眠的日子。散人拉着优瓦夏的衣角不肯冬眠,被优瓦夏强按着绑进了冬眠舱里,还放了好几本练习册在他怀中。
  “你知道我冬眠时做不了题吧?”散人维持着埃及法老被做成木乃伊时的姿势别扭地问。
  “知道知道。”优瓦夏愉悦地回答,顺便扔了两根笔进去,“寒假愉快。”

评论(1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