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清明

爬墙飞快,有粮回坑

【优散点文】星间飞行【乙烷】

写得非常感动,可惜没把自己写哭。谢谢 @衍策。 的梗,非常棒。

  5.2257年 新纪元140年 散人29岁 优瓦夏 55岁
  一醒来,散人呼吸困难,无论怎么呼吸都感觉不到空气的存在,吓得以为是氧气泵出现了故障。结果一摸才知道,在睡梦中,不知为何鼻孔里被戳进了一根笔盖,气得他恨不得推开舱门就要找优瓦夏算账。
  “你找谁算账?二十以内加减法会了吗?”优瓦夏靠在舱门外拿着不知从哪拆下来的天线当教鞭,一搭没一搭地甩着,吓得散人差点又缩回去再睡十年。
  “你……你怎么来了?”散人扒着舱门只露出头,向外小心翼翼地探视。优瓦夏又是十年不见,白发和皱纹平添不少,然而气色却好了许多。尤其是眼睛中的亮光,一点也不像年过半百的中年人,倒像是一个刚刚找到人生目标的少年。
  “我来看你寒假作业写完了没啊。”优瓦夏看着糊在散人身上的练习册笑得一脸狡诈。“开玩笑的,过来,带你看个好东西。”
  
  “这是什么?”散人张大了嘴,平举着双手在空中仿佛想抓住什么。
  “这是森林。”优瓦夏看着屏幕上的树木深吸了一口气,仿佛能够隔着显示器闻到泥土和草木的味道。“这是海洋,这是山川,这是沙漠……”随着他的话音,屏幕上的图像不断变换。飞鸟在白云间掠过,游鱼在海浪中穿梭,甚至是当年让自己厌恶的城市人潮如今看起来也格外值得怀念。优瓦夏看着散人摘下了vr视镜,立刻换上了和往常一样的微笑。
  “感觉怎么样?”
  “……这就是地球?”散人觉得自己的双手在颤抖,“你冬眠前就是活在这样的世界里?”
  优瓦夏看着散人泛红的眼眶,沉默地点了点头。
  散人低下头摩挲着视镜的外壳。“我有机会去到这样的地方吗?”
  优瓦夏犹豫着,轻轻地伸手揉了揉散人的头发。
  “会的,会的。你还有好久好久的时间可以构建出一个新的世界,只属于你的世界。”
  只不过那个世界里恐怕已经没有我。
  
  6.2267年 新纪元150年 散人 30岁 优瓦夏 65岁
  冬眠的时候,那些躲藏在皑皑大雪下的生物们会做梦吗?散人记得自己曾问过优瓦夏这个问题。
  “会啊,”优瓦夏看着画册上各式各样的动物点点头,“他们会梦到春天。”
  也许是那时优瓦夏的表情太温柔,散人觉得自己心里好像被一滴初春的雨水浸润,绿芽开始萌发起来,刺得人心痒。
  前几次冬眠时,散人也是会做梦的。只不过那梦像是调和了飞船内的白和宇宙外的黑,只是一片雾茫茫的灰,让人找不到头脑也摸不着方向,醒了就忘了。可是这回不一样,散人看见了阳光穿过层层叠叠的树叶在马路上洒下万物的倒影;看见了游船穿越茫茫大海波浪拍打在峭壁上;看见了飞鸟掠过森林和沙漠去往温暖的南方。最后他看见了,二十多岁的优瓦夏穿着松松垮垮的黑色t恤,一手举着咖啡一手推开公司的大门。这里的空气让散人觉得格外温暖,也格外鼻酸。以至于在他醒了以后,眼角还残存着那么一点点欲流不流的泪。
  
  “我做了一个梦。”
  “梦见什么了?”优瓦夏看着显微镜头也没抬地问。
  散人便给他讲阳光,大海和湿润的南方,但是说到后面,嗓子就像哽住了一样,怎么也说不下去。
  幸好优瓦夏忙着做实验,没在意散人奇怪的停顿,他只是叫散人过去伸开手掌,在掌心放了几粒黑色的东西。
  “这是什么?”
  “种子。把它们种下去吧。”优瓦夏继续摇着装着奇怪颜色的液体,他现在几乎忙到一心多用了,“慢慢等,你会看到你想看的。”
  
  7.2277年 新纪元160年 散人 31岁
  种下一粒种子,等它发芽,等它成长,管它最后会变成一棵草还是一枝花还是一株参天大树。等待永远比结果更令人欣喜。
  散人终究没等到种子开花就又到了要冬眠的时间,他站在培育室门外,想迈开腿,最终又忍不住回头,正对上优瓦夏的目光。
  “放心吧,我会帮你照看它们的。”优瓦夏笑笑,声音像风箱被断断续续地抽出空气。
  那谁来帮我照看你呢?散人看着自己的前辈、老师兼朋友想要发问,但所有的决心最后只凝成两个字。
  “等我。”
  “好。”
  
  十年后,散人醒来,他在飞船里找了一周,没有找到他要找的那个人。
  
  8.2287年 新纪元170年 散人 32岁
  “原来一个人是这么寂寞。”散人只觉得几年来自己好像是做了一个五彩缤纷的梦,再回到空白的现实,心里有一部分就永远地随着梦去了。
  他去了优瓦夏曾待过的隔间,把那一厚摞图纸抱到焚化炉前发呆,最后还是把它们一股脑地塞进了档案室。
  他去了优瓦夏曾待过的培育室,天天给不发芽的种子浇水松土,没事就研究那些看不懂的方程式。
  他去了游戏室,把主机里所有带优瓦夏记录的游戏都拷在硬盘里随身携带,这样他的名字就能永远留在这小小的一隅方寸之中。
  实在忍不住时,他便戴着vr头盔,假装一切都如两百多年前一样,花开遍地,阳光灿烂。那个人也还挤在地铁里嘀咕着自己快迟到了。就好像一切都没变过。
  
  9.2357年 新纪元240年 散人 39岁 优瓦夏 25岁
  和优瓦夏算得一模一样,120年后,他们还幸存着的人类降落在类地星球上。外界探测器展示这里的生命才刚刚起步,也就是说他们只需要和无害的微生物共用资源,不需要另一场生死战争。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从漫长的冬眠中苏醒,准备建造自己的第二家园。
  散人打开属于自己的装备柜,一副眼镜静静地躺在呼吸器和定位仪上,显得格格不入。他疑惑地拿起它戴上,在一阵奇异的光过后,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我说过我会等你的。”
  散人捂着狂跳的心脏慢慢回头,二十五岁的优瓦夏靠在一排柜门前,含着冰淇淋勺冲他挥手。
  “我靠!你!”散人平生第一次爆了粗口。
  “等等,你是打不到我的,别冲动。”发觉不对的优瓦夏立刻举起双手,手从散人握紧的拳头间毫无阻碍地穿过,“别伤到自己。”
  “你为什么不等我!”
  “我等得了十年,等得了一百年吗?”
  于是散人不说话了,只眼眶红红地看着眼镜中投射出来的倒影。
  “走吧,看看你的梦是怎么被建造出来的。”优瓦夏看着大门外的新世界,做出一个邀请的手势。
  
  10.2407年 新纪元290年 散人 89岁 优瓦夏 25岁
  之后的五十年里,散人开了一家学校,专门教那些和他一样出生在飞船上的人。大批的学生从他的学校走出,成为了科学家、文学家甚至政治领袖。可是说起他们的散老师,这些人印象最深的不是他在讲台前的侃侃而谈,更不是课后的因材施教,而是在每天放学后,这位散老师都会搬着椅子,坐在那片他种出来的勿忘我花海里,静静地看着远处的恒星沉入地平线。
  “优瓦夏。”
  “嗯?”
  “我很快就会去找你了,等我。”
  优瓦夏背对火焰样的霞光,看着眼前被紫色包围那个垂垂老矣的人露出微笑。
  “好。”
  

评论(7)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