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清明

爬墙飞快,有粮回坑

【原创百合】没想到我diss的玛丽苏作者居然长得像桥本环奈,身为颜控的我到底该何去何从

  1.
  如果被问到自己是怎么从寻找男朋友的阳关大道跑偏到怀抱美人归的,静怡决定把一切都怪罪于一个名叫小明的网友的推荐。
  
  【你看过《卧槽这居然是你的恋爱学校》吗?】
  【没啊,怎么,很好看?】
  【对啊对啊,我觉得很适合你,去看看吧。】
  
  天真的我真是信了你的邪。
  屏幕前静怡手握鼠标,白眼要翻到天上去。
  有没有搞错,这个叫深夏的作者,写的什么鬼?原创女主脚踏八条船,章鱼转世?每个男配见到她都要爱上她?玛丽苏文早就不实行啦!静怡一边看着自己的本命当绿帽王一边咬牙切齿。最可恶的就是!自己为什么!停不下!翻下一页的手!
  静怡作为一个平常自己也写【嫖】文的玩票写手,不得不承认,虽然深夏这家伙又自恋又渣,但是对于情节的把控和文字的处理相当到位,比那些写雷文的小学生不知高到哪里去……叹了一口气,静怡把这篇收藏起来,一边猛烈地和小明吐槽,一边开始刷起了霸王票求更新。
  
  【你推荐我的是什么鬼!又玛丽苏又嫖我本命!天雷啊!】
  【可是我在读者霸王排行看见了你的名字。】
  【我……哇,我不是我没有。】
  【你这是抖m。】
  
  小明淡定地做了总结下线打游戏去了,只留静怡一个人独自伤神。
  有毒!这篇文有毒!
  她哭泣着又把这篇文从头到尾又刷了一遍,还留了超长的书评。
  
  2.
  事实证明这篇文的毒性没有像在静怡身上那样在其他人身上发作。
  在静怡收藏这篇文不到两天的时间,就有毒唯来这篇同人下刷负分刷差评,大有背一筐人参公鸡给作者补补气的架势。按说一般的写手面对这种阵容不萎也要缩上几天,但这位深夏不走寻常路,不仅斗志昂扬地和黑们对骂了起来,更新也更加粗长,大有用文字当四十米长刀怼死这些差评的民国文人精神。
  静怡本来看不过去这种没头脑式的谩骂,还想帮作者说两句话,不过看深夏这打了鸡血式的更新速度反而开心地翘起了二郎腿天天等新文。
  “哎呀,今天又嫖谁了呢?”一边祈祷着自己的本命别中招,一边开心地点开最新章。
  “靠,果然有他!”分手了也不放过他吗?不,不如说这种欲擒故纵才是……一边惯例式的生气,一边下意识地开始推测到底怎么才能有效地攻略自己暴躁的本命大大,静怡的手指划向正文下的作者有话说。
  【有人问我为什么男生普遍喜欢女主,我在这里盖章女主超漂亮,长得类似桥本环奈。】
  等等??身为桥本环奈颜粉的静怡蹦起来再次往前翻回作者在怼人现场的最新留言。
  【女主基本上就是我的化身,从里到外大概有99%的相似度,你们黑她就是黑我。】
  这……静怡的手颤抖了。你嫖我本命,ok。你代入玛丽苏女主,ok。可是你要说自己长得像桥本环奈?少女,写文写得现实和幻想混淆了吧?
  静怡脑袋一热,连小号都没换就噼里啪啦地打下了一长串对于桥本环奈外貌的赞美,并且在最后留下了一句:“作者敢说自己长得像桥本环奈?”
  隔了几秒钟,消息提示里留下了深夏的留言,非常简洁易懂,因为只有两个字。
  “没错。”
  
  3.
  静怡不记得那天是怎么结束这场混乱的论战了,被深夏嚣张态度点起怒火的她只记得在评论区里被点赞最多的是那句自己在气头上发的“敢不敢出来和我面基?你要是像的话我给你刷一百个深水鱼雷,你要是不像就id自杀!”,第二多的是深夏回复的一句“好,私信发你时间地址,不见不散。”,底下还有一群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吃瓜群众纷纷对此次真人撕逼活动表示期待。
  然而静怡没想到的是,对方发过来的地址居然正好在今年自己计划的旅游范围之内。骑虎难下的静怡看着机票满脑子的不现实感。她真的当真了?自己真的要为这么一句气话,千里迢迢去找一个不是脑子有病就是闲到无聊的毒文作者?万一等到的是个十几岁大的小朋友,她算不算欺负未成年人啊……
  静怡有点怂,但她一想到对方嘲讽的语气和趾高气昂天下唯我一个小公主的态度,又对能够当面打脸产生了向往。
  大不了我去了之后鸽她,怕什么。
  念及至此,静怡把自己最好看的小裙子塞进了行李箱,想了想又多放进去两节双截棍和一瓶辣椒水喷雾器。
  
  4.
  静怡很淡定,静怡喝了两杯卡布奇诺,干掉了一块巧克力蛋糕和两个马卡龙,心平气和地看了看手表。很好她晚了半个小时。你会不会突然地鸽现,在街角的咖啡店。静怡听着陈奕迅的歌,突然对于这么当真的自己有点嫌弃。
  正当她想单方面宣布自己这个黑粉的精神胜利时,对面椅子上“嘭”地一声坐下来一个来势汹汹的家伙。即使对方带着几乎遮住自己半张脸大的墨镜和宽檐遮阳帽,也掩藏不了那种从内到外散发的嫌弃感。
  “你是……”
  “你长得还可以嘛。”打断了静怡的问话,对方上下扫视了一圈,做出了非常没礼貌的评价。
  废话,老娘为了等你这个小碧池,今天出门收拾了两个小时呢。
  静怡强忍着不把手里咖啡杯的杯柄握断,甜甜地回答,“这么欠揍的语气,想必您就是深夏了吧。”
  “是我。”深夏小姐如天鹅般高傲地仰起头,露出洁白的脖颈,在阳光下居然有点炫目。
  静怡被晃得愣了一下,心中不好的预感逐渐成型。“咳,总之,把墨镜什么的摘下来,我看完结束,大家走人。”
  深夏歪头,黑发从她的肩膀滑轮,连带着帽子上的蝴蝶结颤了一下。她像是在思考着什么一样,最终向静怡招了招手。
  “干什么?”
  “离近一点,不然会引起骚动的。”
  静怡毫无形象地翻了个白眼,起身撑着桌子和深夏的椅背,弯腰把脸埋在帽沿下,神夏的墨镜反射出她不耐烦的脸。
  “这样够近了吗?”
  深夏不仅没闪避,还挑衅似地迎了过来摘掉墨镜。她看着静怡惊讶的神情勾起一个微笑轻眨双眼,长长的睫毛差点戳在静怡脸上。
  “什么时候帮我刷一百个鱼雷?”
  
  5.
  静怡不是没看过美丽的女孩子,实际上她天天在网上都会刷漂亮小姐姐的照片和视频,甚至已经到了说出来如数家珍的程度。但是,她没有看过,这样,活生生的,矗在自己面前不到五厘米的,桥本环奈。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这真的是她看到深夏的脸时的第一反应。桥本环奈的眼睛,桥本环奈的鼻子和桥本环奈的嘴,就连笑起来时的弧度都那么该死的像。
  静怡伸出手揉了揉深夏的脸,柔软的触感从手心一直传到脑海里,好到让她差点没能放手。深夏诧异一秒之后并没有后退,而是放任静怡蹂躏自己的脸,直到她放开自己才又戴回墨镜恢复成一开始那个拽得二五八万的冷漠表情。
  “我输了。”静怡举手投降,拿出手机登录帐号,“现在就给你刷。”
  深夏有点惊讶,嘴唇动了动以后终于舍得开口,“那可是一万元哦,你不心疼?”
  “愿赌服输,有什么好心疼的。”静怡放下手机做出理所应当的表情,实际上心中也痛得滴血。
  算了算了,能看到活的桥本环奈,【虽然性格差的要命】,不过也值了。一万块就当见面加捏脸的费用吧。
  静怡这么安慰着自己,便想拿起手机继续刚才的支付,没想到对面抢先一步先把手机扣下来了。她抬头看着伸手按在自己手机上的深夏,完全不明白对方的意图。
  “……你就是刷了我也只能拿到一半的钱。”深夏揪着自己的头发一字一咬地说。
  “所以,你想让我直接给你打支付宝?”
  “不是!”深夏突然叫了出来,周围人的目光一下集中在她身上。大众的视线中,她压低了帽沿身体瑟缩成一小团,脸红彤彤的样子还挺可爱。
  幻觉,都是幻觉。静怡心里一边被萌得尖叫一边狠狠掐着虎口,提醒自己她在网上那个又婊又渣的态度才是真性情。
  “不是……那个要不,你今天陪我逛街,我想买什么帮我付款就好了。保证不超过五千!”深夏一口气说完,又突然抬头加了最后一句,生怕被拒绝的样子。
  此时静怡心中两个小人正在不断地吵架。
  【她是什么样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一定是想骗你诓你欺负你到一根口红都不剩!】
  [可是她看起来好可怜!]
  【演技!都是演技!这么大的人了还装可怜不羞耻吗!太婊了吧?】
  [可是她好漂亮!]
  【喂喂,你的节操不要了?之前你还和她撕逼现在就要手挽手好姐妹逛街去了?】
  [可是她真的好漂亮!]
  【……】
  [她真的超级无敌好漂亮!]
  【你赢了。】
  小人们一致妥协于桥本环奈的颜值之下,所以静怡装着一副为难的样子勉强点了点头,“嗯……好吧,我还有点时间,就陪你逛逛吧。”
  “真的?好哦!”深夏从座椅上瞬间站起,周身焕发着活力四射的光芒,让静怡有点错觉自己刚才是不是答应了要一辈子包养她才让她这么开心。
  “那,包就拜托你了~”深夏相当顺手地把自己的手提包往静怡手中一放,走出了咖啡厅。
  嗯……收回前言,她果然是个碧池!静怡握紧了包带,血压一下飙升差点冲破额角的青筋。

评论(8)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