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清明

爬墙飞快,有粮回坑

【哈蛋】如果哈利真的是个鳞翅目昆虫学家3

  3.
  回去的路上,艾格西可谓归心似箭。当他终于从车上跑下,三步并作两步地冲到哈利家门前时,完全没有注意到隔壁的哈德森太太在看着他摇头。
  想当年老头子追求我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呢,哈德森太太思及自己的青春时光不禁露出怀念的笑容,完全忘记了那栋楼里住的不是可爱的少女而是哈特先生。
  艾格西可顾不上这位老妇人的甜蜜回忆,他站在门口,手在自己的口袋里拼命翻找着。
  零钱,车钥匙,打火机手榴弹,电击戒指,上次吃剩的硬糖……艾格西快把自己运动服的口袋翻出来了,然而只有出门前哈利递给他的钥匙像是凭空蒸发了一样,怎么找也找不到。
  “哦,我这个笨蛋。”艾格西猛地一拍脑门,拉开外套的拉链,果然从内衬的秘密口袋中拿出了那把黄铜的钥匙。他充满爱恋地看着铭刻其上的H•H的印记,迫不及待地将钥匙插入锁孔。可是在他扭动之前,大门却自动打开了。
  “哈……哈利。”
  门内站着的正是那个优雅帅气堪称完美的哈利•哈特,不知为何他周身散发着一种相当诱人的香味,使得艾格西干咽了口口水。
  “艾格西,欢迎回来。”带着那与之前一样和善的微笑,哈利侧身为艾格西让路,待他进来后又把门轻轻带上。“我刚才听到车声,还在想是不是你。”
  艾格西瞬间有种抱着车上的引擎亲一口的冲动,但他以特工良好的自制力将这份喜悦强压了下来,故作镇定地把视线投向房间的其他角落。
  “抱歉吵到你了。”
  “不,不。”哈利睁大了眼睛,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实际上,我刚才做菜时不小心做多了,正愁一个人吃不完呢。”
  这时艾格西才后知后觉地发现那萦绕哈利的其实是番茄和肉桂的香气。
  “我突然觉得有点饿……”艾格西非常捧场地揉着肚子。这倒也不算假话,他急急忙忙从店里赶回来,路上完全没有想过晚饭的问题。不过就算已经吃过,只是为了哈利期待的双眼,他也会点头说好。
  4.
  艾格西看着眼前的碗有一些疑惑。这并不是说哈利的厨艺的不好,正相反炖菜的品相和味道与它的香味一样,如同在冬天全家人聚餐时的重头菜一样,令人食指大动。只是这个菜量离“不小心做多了”实在是有一点远。
  正当他想开口询问,坐在他旁边的哈利像每一个人家里亲切过头的远房亲戚一样,在他的汤碗刚刚见底时又往里填了一勺。盛情难却,艾格西不得不用牛肉和蔬菜填满了自己的口腔,把问题压在了心底。
  将脸埋在汤碗里,艾格西抬眼偷偷看着哈利。不同于自己的恶狼扑食状,即使是在自家的餐桌上,哈利也以端正的姿势一勺一勺地舀起食物送进嘴中咀嚼。这种仪态即使是参加皇家晚宴,坐在女王身边也丝毫不显失礼。
  “我的脸上有什么吗?”哈利投来好奇的目光,艾格西才惊觉自己注视的时间有点过长了。正当他支支吾吾不知如何回答时,对面的绅士却突然笑出声来,眼角的细纹融化成缓缓流淌的蜜。
  哈利向窘迫的青年递过来一张纸巾,指了指自己的嘴角,“我想你也许需要这个。”
  一定是自己刚才太专注看着哈利,不小心把脸泡在汤里去了。艾格西吐了吐舌头,接过纸胡乱在脸上擦着。一旁的哈利温柔地注视着,就像在看自家的小狗用前爪梳整毛发一样。
  “干净了吗?”艾格西再次抬起头,他湿润的眼睛莫名让哈利想起某种短腿,棕毛,尖耳,短尾的小动物。
  “嗯……”哈利没有预兆地俯身靠近了艾格西,伸出手在他的鼻尖上点了一下,“还漏了一些。现在干净了。”
  艾格西的脑海中炸开了烟花。他睁大眼睛,看着离自己不过五厘米的哈利,思绪从“天啊,哈利的睫毛好长”迅速发散,绽放着惊喜的火花,“嗖”地飞跃到了巅峰,只留下“婚礼时还是用铂金戒指好”这一个五彩缤纷的念头。

评论(18)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