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清明

爬墙飞快,有粮回坑

【哈蛋】如果哈利真的是一个鳞翅目昆虫学家4

  本章的主要场景在床上【无误】

5.
  当艾格西终于扑倒在自己的床上时,他不由长呼了一口气,这一天对于这个年轻人来说真的是太漫长了。
  监视的任务简单到爆炸,把监视设备安装好之后,对面有个风吹草动,发信器就会自动向总部传递消息,自己只需要应机而动罢了。真是高科技,艾格西为自己省下的自由时间,把富兰克林,伏特,安培挨个感谢了一遍。
  等到这些留着花白胡子的天才消失以后,一位高大,优雅,和善的绅士不知为何出现在了艾格西的脑海里,只是想到这个人就让他不自觉地攥紧了手中的被单。
  哈利哈利哈利哈利,是的,除了哈利还会有谁。艾格西迷迷糊糊地翻开想象中“我爱哈利”的小册子,掰着手指开始数。吃完饭后,他和哈利一起洗了盘子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品味着经典的英国红茶。浓郁的香气中两人愉快地聊着天,内容从哈利收集的一百零三只蝴蝶标本一直谈到他可爱的JB。
  哦对了,他还和哈利在腿上披了同一条毯子!天知道当哈利把毯子的一角向自己掀开的时候,自己脸上是什么惊喜的表情。但艾格西不太关心那个,现在他只希望自己悄悄往哈利身边蹭过去时没有被对方发现。毕竟即使是一位王牌特工也没法保证能不动声色地消除二十厘米的距离感。
  艾格西在脑海中如倒放录影带一样地回想着,在他们手臂相贴后哈利突然止住了话头,转头看了自己一眼,然后便若无其事地继续刚才的对话。或许他是认为这个莫名靠近的年轻人只是在抵御冷风的侵袭吧,艾格西安慰着自己。
  当然这一切都比不过他撞见哈利出浴时的样子。向亚瑟的假牙发誓,他还没有痴汉到在门口守着哈利洗澡,不过是急着去卫生间而已……好吧也许下意识地去了哈利在的那个卫生间是他的错。
  艾格西现在还能回想起每一个细节。穿着酒红色浴衣的哈利看着从楼上下来的他,被水打湿的棕色头发服帖地贴在头皮上,只有一缕调皮地垂了下来,半遮住了哈利的左眼。但眼睛这个称呼其实是不太恰当的,因为本该和右边一样在氤氲水汽中闪烁光芒注视着艾格西的地方,现在被一条深深的疤痕取代了。发丝下,左眼窝微微地凹陷进去,眼皮上缝合的印记向四周蔓延出深深的纹路,即使是时间也无法治愈。
  哈利在注意到艾格西的目光后,他如大梦初醒一般,又一次低头捂住了左眼,颈椎弯出了一道令人难过的弧度。“抱歉,我忘记戴上眼罩了。”
  “哈利,看着我。”深吸了一口气,艾格西一步一步走近哈利,轻轻盖在他试图遮掩的左手上。“这没什么,我不在意的,把手放开吧。”
  年老的人瑟缩了一下,但是还是随着艾格西缓缓放下了遮住伤口的手。他迟疑地看向艾格西的眼睛,里面有他自己,软弱,恐惧,还有他那条面目可憎的疤。但是除此之外的,是从艾格西内心深处涌现而出百分百纯正的友善与热忱。
  看着哈利的面部表情逐渐舒缓,艾格西笑了起来,“看吧哈利,我就说过这没什么的。”
  哈利深深凝视着年轻人的笑脸,最终点了点头,“是的,艾格西,你说得对。”
  两人在沉默中长久地对视着,久到艾格西几乎要以为自己能得到一个亲吻了,结果客厅内时钟的阵阵响声把这暧昧的氛围粉碎得荡然无存。被打断妄想的艾格西有些羞捻地移开了视线,才发现他的手依然握着哈利的手腕,掌心处传来一片温暖的潮湿感。
  显然,同样垂下视线的哈利也注意到了。纵使艾格西分外恋恋不舍,他依然罔顾艾格西的狗狗眼,不动声色地将手抽了回来插进口袋里。
  “你的新浴衣我放在架子上了。”留下这句话,哈利便转身离去。
  6.
  说起浴衣,艾格西忍不住往自己身上看去。酒红色,纯棉,和哈利身上穿的一模一样,虽然他的浴袍下摆刚刚盖到了膝盖,而自己穿着却只够露出脚踝……矮格西默默地抱紧了自己的小被子。
  等等,这件其实算情侣装吧!找到新思路的艾格西从悲愤中获得力量,蹭地坐了起来,抓起床头柜上的手机打开拍照软件。
  选哪个滤镜好呢……如果有带哈利的头像的就好了。艾格西被自己不切实际的想法逗笑了。他在床上转着圈踱步,终于选好了一个能把自己身上的“情侣装”完全装在照片里的拍摄角度。
  标题就叫做“在哈利家的第一天”吧,艾格西想着。
  正在他即将按下快门键时,屏幕的左上角的门缝中突然出现了哈利疑惑的脸。
  “呃……艾格西?”
  艾格西吓得脚一软,摔在了柔滑的床单上。
  
  天啦,这要是被洛克茜知道她能笑我一辈子,艾格西仰面朝天欲哭无泪地想,王牌特工在自拍时看见了他的暗恋对象所以摔倒了,他还以为只有青春期的小破孩才会干出这种傻事呢……等等,他已经过了青春期对吧?
  在上下颠倒的视野中,哈利从他的头顶走了过来,脸上带着歉意,手里还端着一杯热腾腾的牛奶。
  “我刚才敲了两次门,但你好像没有听见。”
  可能是因为我忙着自拍吧,艾格西自嘲地笑笑。但是哈利好像将这个笑误会成了艾格西在表达对自己不请勿进的不满,他将牛奶放在床头柜上,肩膀和眼角都微微耷了下来。
  “抱歉打扰你了,我这就走。”
  “啊,不,哈利,等等……”艾格西急忙起身想要拉住哈利,但是长时间保持相同的姿势压迫了血管,使他的小腿肌肉突然痉挛起来。艾格西发出一声悲鸣,再次扑倒在了床上。正当他努力支起身体时,一股力量轻柔地将他抱了起来,艾格西抬起头,眼前是哈利担忧的神色。
  “艾格西?你还好吗?”哈利眉头紧皱,向艾格西裸露在浴袍外小幅度抽搐的腿伸出手去。
  “还好,我只是突然抽筋了一下而已。”艾格西将身体别过去,用手阻挡着尽量避开哈利的触碰。一方面是因为他不想给哈利添麻烦,另一方面是因为他突然想了起来,自己在洗澡过后忘记穿上内裤了。“没事的哈利,你真的不用,我……”
  “艾格西。”
  与之前温柔的声音不同,哈利严肃的呼唤中带着不容置疑的权威性,如果不是他眼底抑制不住的关怀之情,艾格西就要认为哈利在瞬间换了一个人了。当他挨着艾格西坐下,艾格西几乎是本能地止住了反抗的动作,将发痛的腿乖乖地伸向哈利。
  “很好。”哈利安抚性地拍了拍艾格西的肩膀,而艾格西不得不忍住就这么倚在哈利怀中的冲动。
  但这与之后相比这他所需要忍耐的算不了什么。
  哈利的手触及艾格西的肌肤时,满怀着爱意的年轻人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的全身僵硬起来,一半在尖叫着准备逃跑,另一半在渴求着更多温暖。然而当哈利的手开始移动,艾格西像是被融化了一样,滩在床上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哈利一手握住自己的脚踝,一手按在自己的大腿上。
  哈利转过头,好像又恢复成了那个温和可亲的样子。
  “可能会有点痛,忍耐一下。”
  “啊?”艾格西还未反应过来,一阵剧痛便从小腿处直击大脑中枢,甚至比被人用枪打了一发还要来得更加猛烈一些。艾格西下意识地以为自己的腿要断了,但当他猛地把脚从哈利手上收回来时,除了阵阵热流便什么疼痛感都没有了,就好像刚才的那一下是艾格西自己想象出来的一样。
  “哇哦。”艾格西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下半身,“哈利你刚才是把我的腿砍断了又瞬间接了一个新的上去吗?”
  哈利露出了一个“别傻了”的微笑,“只是之前去中国的时候学了一点小手艺。”他把被子掀开为艾格西盖好,轻快地拍了拍。“不早了,快睡吧。”
  “好的,哈利叔叔。”艾格西做了个鬼脸,“不给你可爱的蛋蛋一个晚安吻吗?”
  他以为他可以逗得哈利又露出刚才那样无可奈何的笑容,但是哈利神色未变,只是从善如流地俯下身轻吻了艾格西的额角。
  “晚安,艾格西。”哈利扫了一眼窗台,便关上灯,轻轻地带上了门,只留得艾格西一个人在黑暗中瞪大了眼睛盯着天花板。
  完蛋了,睡不着了。

评论(18)

热度(173)

  1. 221B的大角鹿幽清明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啊甜的我原地转圈圈(*/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