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清明

爬墙飞快,有粮回坑

【点文/优瓦夏】今天外面阳光明媚

  给倪妮侠的优瓦夏超话点文抽奖,希望喜欢~cp:优瓦夏×优瓦夏。
  
        前面的一小段话:扪心自问,我对优瓦夏的性格了解吗?对他的性格很懂吗?答案肯定是不,具体一点就是zenzen。我会努力地写出我心中的优瓦夏,至于是不是ooc……就靠大家来认定了_(:з」∠)_
  
  
  今天优瓦夏醒来时觉得有点不对劲。是因为好不容易的休假日,自己却早早起来了吗?也许吧,但是主要原因肯定不是这个。
  他掀开自己的被窝,里面缩着一个人。
  优瓦夏躺了回去,闭眼希望这个梦赶紧过去,最好能回到之前那个打丧尸的梦。
  然而他又很快爬了起来。因为身边那家伙非常不老实地踢了他一脚。
  是可忍孰不可忍,优瓦夏再次掀开被窝,要和这个在梦里还要扰自己清梦的家伙决斗,然而他的手停在了半空中。
  因为那个睡眼惺忪一看就很欠揍的人脸长得和自己一模一样……不,确切地说,是比自己还要年轻一点的样子。因为他的黑眼圈比自己的稍微浅那么一点点。
  一时之间优瓦夏甚至不知该感慨这梦真奇怪还是该叹息自己居然用黑眼圈的厚度当丈量年龄的标准。总而言之,优瓦夏抱着“老子睡不着你也别想睡好”的精神,掐住了他的脸。
  还在睡梦中的那个人发出了“嘶”的一声睁开了眼睛。
  “居然会痛,看来不是在做梦。”
  “你做梦掐自己的脸去啊!”很明显有起床气的那个人愤怒地爬了起来,然后愣在了原地。
  “你……是谁?”
  我还想问你呢,优瓦夏腹俳。
  “为什么长得和我这么像,虽然比我丑一点。”
  “你眼睛坏掉了?明明是你比我丑一点,你个b6。”
  “你才b6!”另一个优瓦夏反驳,他沉默了片刻接着问道,“……对了b6是什么啊?”
  经过一番诡异的自我探讨,优瓦夏【现在】明白了,这个优瓦夏【过去】大抵是从以前穿越过来的。为了区别,我们就叫优瓦夏【过去】小优好了。
  小优:“告诉我中奖的彩票号码。”
  “干嘛?”
  “我回去了好中500万啊。”
  “呵。”
  “你笑什么。”
  “如果这是平行宇宙,那么你穿越回去以后那个世界里的中奖号码和这个世界的也不一定会相同。如果这不是平行宇宙,介于我没有之前穿越回去的记忆,你回去以后八成也不会记得发生过的一切。所以你记那种东西完全没用。你是……”非常得意的优瓦夏突然意识到,数落以前的自己白痴对自己一点好处也没有,于是他闭上了嘴。
  两个人面面相觑,尴尬的沉默蔓延,最后还是优优先失去了耐心,跳下床开始观察房间的变化。
  “没人告诉你不要乱碰别人家的东西吗?”
  “你不是别人,你就是我啊。”小优相当惬意地环视一周,拿起了放在一边的哑铃。“还锻炼啊?”
  “好久没碰了。”优瓦夏不无忧郁地看了看自己手臂上的肉。春节的假期对所有人的肉体有着不可磨灭的影响。
  “这漫画都出到这么多集了啊……还没连载完?”他又随手翻开书架上的一本。
  “再等十年吧。要我给你剧透吗?其实……”
  小优“啪”地合上了书打断了优瓦夏的话语,“算了,我还是到时候自己看好了。”
  他摸了摸桌上的周边,又看了眼水杯边的手链,最终还是按开电脑的开关。
  优瓦夏一直在一边冷眼看着,心中充满熊孩子来家里串门时的恐惧。但另一个自己说得对,他也是优瓦夏,他不能妨碍自己在自己家看自己的东西。再说,把他关在家里总比放他出去好。
  “电脑密码还是弗利萨的罗马拼音?”
  “才不……”优瓦夏喃喃着,在对方进入桌面回头微笑时,音量减小。说实在的,他不喜欢这种被人看透的感觉,即使是他自己。但是他对自己毫无办法。
  “iw吧人数这么多,可以啊。”
  “这些人都是谁啊……不认得。”
  “bilibili……首页,逍遥散人?”
  感慨了一下科技进步和时光飞逝,小优驾轻就熟地找到了电脑里存游戏的文件夹,打开其中一个iw新作。优瓦夏还记得,下载之后自己就再也没碰过它。
  “没有存档啊……”小优显然也发现了,他双手举起两个手柄晃了晃,“竞技吗?”
  优瓦夏盯着黑色的按键摇了摇头,“不玩,没意思。”
  “你是怕了吧。”小优长叹一声,“年纪大了啊。”
  优瓦夏咬牙切齿地打开自己的手提电脑,“拿过来,我让你知道什么叫做高叟的操作。”
  
  优瓦夏的确好久没玩了,手感和反应都不如之前,但是时间积累的经验和老手的直觉成功弥补了这些缺陷,最终他和小优几乎同时破了关底的boss。
  “谁赢了?”
  “谁知道。”
  优瓦夏们并不太在意胜负,谁赢了都是优瓦夏赢,所以没什么区别。小优在旁边感叹这游戏制作新奇,盘算着能把哪里加到自己要做的游戏里去。优瓦夏对这款iw倒没什么太大的关注,他拿着手柄斜靠在床沿,突然觉得这种感觉有些怀念。
  多久没有和别人竞技过了?多久没有玩过iw了?优瓦夏没算过,但即使不掐手指也知道,那已经很久很久了,久到连克星刺自己都要跳两遍才能过去。
  优瓦夏敲敲自己的脑袋。有什么好想的呢?游戏已经不是过去的游戏了,和自己一起玩游戏的人已经不是当年的人了,就连自己,多多少少也变了。何必强求呢?
  他苦笑,转过头就对上小优的眼睛,里面多了一些自己现在没有的东西,又少了一些自己现在有的东西。
  优瓦夏有点晃神,“……干嘛?”
  “饿了。”
  “哦,那点外卖吧。”
  优瓦夏和小优席卷了袋子里的披萨和鸡块,直到他们都再也吃不下为止。
  两个人吃还是比一个人吃合适……满减的金额更多。优瓦夏满意地想,完全没有考虑到自己多付了一人份钱的问题。
  “喂。”
  “干嘛?”优瓦夏看向过去的自己,他在椅子上一晃一晃,连带着地板发出咯吱的声音。很久之前优瓦夏也会这么做,但是他后来觉得这样太幼稚就改掉了这个坏习惯。也许是吃得太饱,高血糖的作用下,他觉得梦想风靡好像比之前看上去更年轻点了。
  “我有把自己的iw做出来吗?”
  “有啊。”虽然之后坑了,优瓦夏懒洋洋地想。对面的身形好像更小了一点。
  “我有找到一个好工作吗?”高中的优瓦夏问。
  “好吗?我也不知道。反正能养活自己养活一家人,所以还可以吧。”
  “我有多少朋友啊?”初中的优瓦夏问。
  “朋友……”优瓦夏想起那些人含糊地笑了,“损友还差不多。现在就够了,再多就受不了了。”
  “我有开心地生活吗?”一个幼嫩的声音问。
  优瓦夏睁开了眼睛,小学的自己站在自己身边,已经破旧的校服上到处是污渍和开线。小时候每天都是在玩闹。他系着傻乎乎的红领巾,还啃手指,但是表情认真得像是在询问生命的意义。
  “我有开心地生活吗?”
  优瓦夏认真地思考着,最终点点头。“是的,我虽然不是每天都很开心,但我会努力让开心比不开心多一些。”
  “好耶!”小优瓦夏像是吃到了糖球,或是抓到一只金龟子一样,欢呼着扑进优瓦夏的怀里。优瓦夏抱着过去的自己,心想,我靠,这个衣服很难洗啊……
  当优瓦夏再次抬起头时,小优瓦夏已经不见了。他以为自己在做梦,然而桌上,真的点了两人份的套餐,只不过另一半剩在了外卖盒里,冷冷冰冰。他的电脑里也真的还有两个游戏记录,只不过记录的时间是错开的,好像他一个人打了两次游戏。
  优瓦夏收拾了桌子,关上了电脑,突然觉得外面天气不错,该出去走走。他换好衣服,穿上鞋,就在要关门时,他看见了。
  穿衣镜里,小时候的自己在门外对着他笑笑,拿着竹蜻蜓和泡泡水,融化在外面明媚的阳光里。

评论(16)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