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清明

爬墙飞快,有粮回坑

【莫萨】星月夜

  有点苦逼米!扎 x 醉酒flo!萨
  看了几场维克吐蛙之后,我相信大师醉了其实是和flo一样软的……(不要信)
  
  暗夜已至,远处是辉煌的灯火的投影,莫扎特一人在细长的小路上慢慢踱步,夜风是他的和声,月光和黑暗是他脚下的琴键,他伸出双手挥舞着,轻声哼着新谱的曲调,享受着人生中为数不多的清闲时光,然而这美妙的幽静很快被打破了。
  对面,一个身影跌跌撞撞地朝这边过来,仿佛随时要栽倒在地上一样。莫扎特对那种步伐再熟悉不过,任何人喝下十几杯烈酒都会像初生的小鹿一样走路。他无意在这时惹上一个酒鬼,但对方领结上的宝石在月光下闪耀的光辉实在是让人在意的眼熟。
  “萨列里?大师?”莫扎特轻声地叫着,对方果然停了下来,打开双手迷茫地四处张望着,仿佛听到天使耳语的信道者。
  莫扎特不知为何一向自持到禁欲的萨列里会醉到这种地步,也不知他为何会走在这条路上,但这已挑起了莫扎特的兴致。毕竟能整这位高高在上的宫廷乐师的机会实在太过难得,此时不好好戏弄(调戏)一下真是对不起自己的一颗戏谑之心。
  他压低背脊,将自己小心地隐藏在房檐的阴影下,慢慢凑近这个仍在原地呆立的无辜之人,准备在对方毫无防备之时,突然冲到对方面前大吼一声。一想到萨列里惊恐万状的样子,莫扎特就不得不忍住喉咙里咯咯的笑声,把身子再伏低一些。
  “Oui!!!”
  得意洋洋的莫扎特一个箭步冲向萨列里眼前,因为用力过猛差点撞到他的鼻子。
  在不到五厘米的距离内,莫扎特看着萨列里的瞳孔因为震惊猛地缩小,正准备好好欣赏他的失态,就听耳边“喵嗷!”一声嘶吼响起,分贝之大连离他们几米外的木门都抖了一下。
  受害最大的莫扎特揉着自己发痛的耳朵欲哭无泪。以前怎么没发现萨列里还有这种男中音的天赋?或者说,更像一只炸了毛的猫?
  恶作剧失败的天才音乐家见势不好正要拔腿开溜,却被对面伸过来的双手紧紧地抓住了领子。
  “……莫扎特?”
  完了,萨列里可能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醉。莫扎特心里哀叹一声,以后再见他,那如丧考妣的脸色恐怕要更难看了。
  萨列里眯着眼睛,凑近打量着莫扎特的脸,又摸了摸对方金色的眼影,仿佛确认了对方就是那个碍眼到不行的莫扎眼……不对,是莫扎特,他的眉头立刻紧紧皱了起来。
  莫扎特看着萨列里脸上从狐疑到确认再到嫌恶至极不断变换着的表情,不由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只希望对方挥拳上来时不要打花自己帅气的脸庞。可他闭着眼睛左等右等都没等到那记痛击,反而是脖子上勒人的压迫感先消失了。
  一边向后仰去,莫扎特一边小心翼翼地睁开双眼。面前的萨列里颤抖着双唇,即使过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的前额,也挡不住大颗大颗的泪滴从他泛红的眼眶中滴落。
  莫扎特心中一惊,完了,萨列里可能比自己想象的还要醉。
  “萨列里?你还好吗?”
  有些赧然的他补偿性地拿出手帕递给对方。萨列里接过后优雅地在空中抖了抖,擤擤鼻子便习惯性地把它叠成了小巧的正方形,顺手塞进自己的裤兜里。
  莫扎特看着对方口袋里露出的一截白色,欲言又止地缩回了自己想要拿回手帕的手。
  被遗忘了的眼泪还在不断顺着脸颊流淌下来,萨列里像是要向莫扎特解释什么似的艰难地开口,但是醉酒和哭泣让他只得哽咽着发出一些模糊的音节。莫扎特纵使耳力惊人也只能听到些“音乐,爱,诅咒”之类意义不明的词汇。
  下意识认定萨列里是失恋了的莫扎特轻轻拍了拍对方的后背权当是安慰,没想到受到鼓励的对方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直接把自己塞进怀里,将头枕在他的肩上不断抽泣。莫扎特甚至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右肩的衣服已经被洇湿了一片。
  已经来不及脱身的莫扎特只能长叹一声,认命地用全身力气撑住这个虚弱的高个子男人,等待对方情绪安定下来。他望向空中的月亮发出无言的询问,月亮仍旧温柔地倾泻光辉,只有星星向他调皮地眨了眨眼睛。
  
  终于,萨列里的呜咽声停止了,现在的他依然把脸埋在莫扎特的颈窝里,轻轻地磨蹭着,喉咙里发出近似于呼噜的声音。
  如果是平常,莫扎特大概还有心情想想这位宫廷乐师是不是黑猫幻化的,然而在一番折磨后他只期望对方不是故意在把眼泪蹭在自己衣服上。
  “好点了?”莫扎特支起萨列里的肩,看着这个哭了满脸都是的成年人软软地点了点头。
  “来吧,我带你去休息。”
  现在这个状态的萨列里实在不像能自己回家的样子。莫扎特虽不太喜欢这位矜贵的上流人士,但也没法狠心将他扔在小街上吹一夜冷风。
  莫扎特向前走了两步,留心听着身后的声音。背面传来迟疑着跟上的脚步声,他刚松一口气,回头便看到萨列里左脚直直地踩在右脚上,整个人向地面栽过去。
  
  为了防止萨列里大师再次倒下摔断自己高挺的鼻梁,莫扎特不得不时刻跟在身边拉着他。夏夜里,穿着繁琐的萨列里手心渗出热汗,莫扎特几乎抓不住,只能扣住他的手指,紧紧把他攥着。
  多么有趣,曾经怒目相视的敌人现在十指紧扣着,一起并肩走在圆月之下。两个截然不同的人看起来如此亲昵,他们身后,拉长的影子融为一体,不分彼此。
  莫扎特抬眼去看萨列里,对方似乎突然对自己的鞋尖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一直盯着它们不放,沾着泪光的睫毛垂下居然有一种破碎的美感。
  “如果别人现在看到我们会说些什么呢,萨列里?”莫扎特故意逗趣,“最离经叛道的我居然和最刻板守礼的你手拉着手去寻欢作乐?”他忍不住想象着把萨列里推进那些小姐怀里时会是什么样子。毫无疑问,即使不提萨列里的地位和前途,只看他的样貌,那些热情如火的女士就会把他生吞活剥了的。
  萨列里沉默着将视线移到莫扎特脸上,放空的视线仿佛穿透了他脑中的幻象,“……你要去哪?”
  “一个有趣的地方。”莫扎特眨眨眼,嘴边漾开一个调皮的笑,把萨列里拉得离自己更近了一点。“放心吧,那里只有我和你。”
  如果是正常状态下的萨列里绝对会因这句话更加恐慌,然而现在的萨列里只是被酒精和那个哼着小调的人蛊惑着,顺从地向与他相同的方向迈开步伐。

评论(6)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