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清明

爬墙飞快,有粮回坑

【优散】网游paro之真相是假,假象是真

  作者取材一年多回来了【给大家土下座】欲知上文请见tag分解。

  俗话说得好,保暖思淫欲,两个大男人也不例外。他们到酒店开了个双人间就开始……打游戏。
  吃饱喝足的优瓦夏现在正躺在酒店的床上,看一边桌旁的散人调试录音设备。裤兜里手机一震,他拿起来,眼神暂且分了一秒给手机屏幕。
  【天下第一萌妹:怎么不回家吃饭?又加班了?今天的鸡腿我给你留了记得晚上回家吃啊。】附图是一张被吃得只剩下一丝比头发还细的肌肉纤维。
  优瓦夏冷哼一声,顺手对着散人的背影拍了一张传了过去。
  【天下第一帅哥:自己看,今晚我不回去了。】
  镜头里散人的白衬衫和自己脚下的床单相映成趣,优瓦夏看着照片点了点头,真是艺术。
  微信再没有回应,优瓦夏以为凭借自己的接触摄影技术怼妹成功,刚要放下手机,一个电话就直接打了过来。
  “优瓦夏!”自家妹妹的音量高得吓人,优瓦夏不得不把手机拿离耳边。
  “有事?”
  “我要投诉你公司!”
  优瓦夏闭目思考了一下,实在是想不到这种有钱拿有食吃有床睡的工作有什么好挑剔的,于是帮着辩白了一句。
  “他们给的钱还是挺多的。”
  听筒对面倒抽了一口气,声音都颤抖起来了。
  “哥。”
  “怎么?”
  “为了钱出卖肉体是违法的。”
  啊,大概是指打游戏的事情吧。优瓦夏也觉得身为一个游戏制作者还要直播的确是在剥削劳动力。不过观众主要的视角还是散人,他只算个能对战的npc而已,不怎么费事。
  “没有没有,钱主要是给散人的,他出力比较多。”
  “……哈啊??他们出钱给散人??”
  “对啊,我就是跟着陪他的,等会要直播。”
  “还直播……我……你……”楚楚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只剩下电话挂断的嘟嘟声。
  散人准备好器材回头招呼优瓦夏,“妹妹给你打的电话?”
  “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说要投诉我公司。”
  “怕你加班累吧。你们兄妹感情真好。”
  “是吗?”优瓦夏疑惑地看着已经黑屏的手机,随手把它扔到了一边。
  
  等到临近直播的时间,优瓦夏从床上爬起来,走到散人旁边的椅子上坐下。酒店的桌子并不是很大,两个人要肩紧挨着肩才能将双手放在键盘上。
  散人故意用手肘怼了怼旁边的人,“准备好了吗?”
  “准备把你打得落花流水?还好。”优瓦夏耸耸肩,露出一个微笑,“别输得太惨啊散老师。”
  “你你你你才是!”说不出狠话的散人张嘴咬了两次舌头才反驳回去,心情却意外地平复了下来。挑衅也好,毒舌也罢,这个人在身边总是有种无比的安定感。明明真正见面不过一天,却能像多年好友一样插科打诨,这个就是所谓的……散人看了看优瓦夏嘲讽的嘴角……是孽缘吧。
  
  两个人正式上线时观众们早就翘首以待很久了。运营方出于噱头也好,出于恶趣味也罢,将竞技的场地定在了古罗马式的斗兽场。优瓦夏和散人立于中央插满武器的平台上,欢呼声和叫喊声从四面八方袭来,震得人耳膜发疼。
  散人朝着观众打招呼,优瓦夏百无聊赖地看着脚下闪着金光的枪剑,它们中的大部分之后都是要被挂到商城里去的,比起武器更像是装饰品的东西,只有数值和外观好看,手感还不如标配的小破手枪。他知道网游运营就是要赚钱,但一想到以后要看着每人腰上都佩着一把闪闪发亮的大宝剑还是忍不住恶寒了一下。
  算了,反正还有和他一样傻的家伙在。优瓦夏看着面红耳赤着和观众互动的散人暗自把对方也划入傻的行列里来。
  
  果不其然,竞技开始时,散人在台上转了一圈还是拿起了初始装备。上膛,瞄准,射击。仅仅是非常普通的能力,两个人却在复杂的地形和机关下,打出了精彩胶着的局势。甚至直至散场半个小时后,还有人在公共讨论区热烈讨论着两人子弹对子弹的最后一枪。
  散人下了线,摘下耳机,惊觉刚才后背出了一身的汗,t恤和椅背黏黏地贴在一起,让人下意识地想挺直腰杆。从小到大,他从来没这么紧张过,心砰砰乱跳,注意力却惊人的集中,连优瓦夏的子弹轨迹都能看得一清二楚。散人害怕,害怕在这么多人面前丢脸,但更多的是一种喜悦。现在玩iw的没有一个不认识优瓦夏的了,他的名字不断出现在讨论版上,出现在贴吧论坛里,俨然有当时散人首通最高难度副本时的盛况。终于!想起说起优瓦夏大家摇头时的场景,散人就不由自主地想笑。
  哎呀,这就是那个……把偶像推向top的感觉……不对,优瓦夏从哪方面讲也不算爱抖露吧。散人看着优瓦夏的侧脸暗想,这人不露脸不出声不互动,能当他粉丝的怕不都是抖M。
  既然不是那个感觉,那就是……
夏夜里散人浑身打了个哆嗦。像,真像,像公布恋情。在此警醒之后,散人再回想起之前自己在直播里说的那些,真是怎么想怎么像当众出柜,啊呸,当众表白。再加上他们孤男寡男又是吃饭情侣套餐,又是开房(打游戏)的,这要是被人说出去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念及至此,散人又一次小心翼翼地看向优瓦夏。他仍盯着电脑屏幕,专心看比赛数据做系统分析,连观众弹幕都没打开过。散人叹了一口气,安心下来,这人脑回路比钢筋还直,从不想这些弯弯绕绕的,希望自己也只是杞人忧天吧。
  “那个,优瓦夏啊,这次我们在酒店的事情还有别人知道吗?”
  优瓦夏闻言摸摸下巴,“我妹知道啊,她还打电话过来说要投诉我公司来着,我之前告诉过你的。怎么了?”
  “她,她有说别的什么没有?”
  “啊,好像还说什么出卖肉体,违法什么乱七八糟的。搞不懂她,不就是加班打游戏嘛。”
  不,那个,大概率,她是以为我们两个搞在一起了啊啊啊啊!散人含泪咽下这句话,向优瓦夏露出一个痛苦的微笑。
  “哈哈哈,我也不懂啊,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8)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