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清明

爬墙飞快,有粮回坑

【优散】网游paro之胸闷可能是支气管炎也可能是恋爱的前兆,请小心对待

  当散人醒来时,旁边的床已经空了。酒店层数太高,双人间里只剩下他一个人,大早上安静得过头。散人迷茫地抱着被子,颇有种被始乱终弃的感觉。
  他拿起桌上留的纸条,上面写着优瓦夏去工作先走了,让散人自己随便在上海转转玩玩之类的。纸条背面的字迹透了过来,散人翻过去,七个大字赫然在目。
  能报销,吃穷他们。
  不知道优瓦夏对自己公司有多怨恨,散人顺手把纸条揣在口袋里,决定践行这条建议。于是他洗漱后下楼点了蟹粉汤包和小菜,等服务员上菜时就查查手机地图,看附近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这家酒店的汤包果然不负盛名,等到蒸笼落下,里面鲜味随着蒸汽一起飘升起来,把散人的注意力从屏幕上勾引了过来。薄薄的外皮下,蟹肉几乎清晰可见,橙红色的内馅让人看着就食指大动。
  散人刚要拿起吸管和筷子,突然想到此时在公司里劳碌的优瓦夏,于是邪笑着拍了一张照片,配字“晚起的人有汤包吃”发到了微博上。没想到不过几秒钟,那条微博下瞬间多了一条评论。
  优瓦夏:还没你胸大。
  为啥你知道我胸有多大……不对,你不是去上班了吗,怎么能秒回的?散人腹俳着把吸管戳进汤包里泄愤,吮吸着里面鲜美的蟹味,觉得心情平复下来了一点点。
  算了,不和摸鱼社畜一般见识。
  在这之后散人每去一个新地方,见到新的风景,吃到新的好吃的,总不忘拍下来发到微博上。昨晚刚涨的粉丝们热情互动,纷纷推荐上海的名胜古迹特色小吃,还有求偶遇求合照的,不过微博评论下永远在第一位的还是优瓦夏,仿佛这人拿工资是专门为了抢散人热评的。散人各处奔波时就坐在公交上拿手机看,一边气一边笑,不知不觉一天就过去了。
  待到下车时,太阳已落下大半,余晖的光洒在玻璃大厦上,散射出与天津不同的颜色。散人整个人笼罩在陌生的橙红色之中,在茫茫人海中望着远方的地平线,第一次有了孤身他乡的寂寞感。
  就在距离他直线距离不到一百米的地方,优瓦夏缩在自己的位置上隔两分钟就看一眼手表,等着时针指到六的位置。
  他从清早来到公司就被八卦的同事团团围住,追问那个叫逍遥散人的家伙的事。好不容易以工作为由打发了他们,83又犹豫着靠过来,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优瓦夏看着他纠结的表情,深吸了一口气。
  “问吧。”
  “那个……师匠……你是不是昨晚那个……”
  “和散人直播竞技?”
  “不是,是在那以后的……”
  优瓦夏歪着头回忆了一下,“之后?之后就睡了啊?”
  83像是被自己口水呛到了一样,露出世界毁灭般的表情,“睡了?!”
  “不然呢,”优瓦夏疑惑地看着83,“还要熬夜打游戏吗?又不是小孩子了,第二天要上班的。”
  83以同样疑惑的表情回望过来,突然睁大了眼睛,“啊啊啊啊,是那个睡了啊!”
  “还有别的意思吗……”反应过来的优瓦夏觉得自己脑子仿佛要炸了,脸上还是顶着那副如丧考妣的表情。他咬着牙低声问,“你们都在想些什么啊?”
  83被瞪得后退了两步,“哈哈哈那个师匠我先走了你工作加油啊。”瞬间,对方的身影消失于十米开外的拐角处,只留下一句话甩锅。“记得和楚楚她解释一下啊,是她让我问的。”
  优瓦夏长叹一声,不知道自家妹妹又搞了什么事情。他坐回位置上,尽量把自己蜷在挡板以后,免得多事之人过来打扰。该做的数据整理昨天晚上都做得差不多,他对着电脑屏幕无事可做,便打开手机刷微博,没想到第一眼就看到一个傻蛋带着滤镜和贴纸的照片晒自己早餐。
  【还没你胸大】
  优瓦夏干笑着随手打下几个字,突然觉得有点烦躁,胸口压迫,如同窃窃私语萦绕耳边,挥之不去。他看着快速在他评论下排队的粉丝,隐约觉得事情超乎了他的预期,却又无从判断这一切是好是坏。
  在工作时间里,他尽力把精力集中在完成那个自制的游戏副本上。这是个背离现在3d逼真趋势的地图,所有的图像都是模仿老旧游戏的像素风,连玩家身处其中都会成为呆萌的二头身画风。在游戏之外的现实世界里,他用低头看手机若无其事地避开那些好奇的视线,接水,吃饭,又回到座位上,继续用机关和尖刺制造难度堪称变态的陷阱。被包围在像素图像之中,居然会比被包围在人群中还有安全感,优瓦夏自嘲地笑笑,一不注意被克星刺传送回了原点。
  放弃测试的他干脆坐在已经启动弹射器的沙发椅上,恶趣味地猜进来的玩家到底会被折磨蹂躏多少遍才能到达关底。上次自己做的关卡就是因为太过困难,被玩家投诉要求重新修改。就在他最后一次做通关告别时,一个傻蛋突然出现在即将通关的地方,没有氪金没有作弊,就靠着近乎偏执的毅力一点一点磨到了最后,在iw网游里创造了一个小小的奇迹。
  这回他会用多久才能通关呢?优瓦夏想到那时散人濒临崩溃的表情就忍不住想笑。然而不可否认的是,那个人拼了命向终点冲去的眼神时,有那么一点点,就那么一点点,又重新唤起自己初入iw游戏世界时的热忱,让他会为了能够成功到达下一个存档点而在心里小小地欢呼。那种成就感,是无论充了多少钱,借助多么先进的外挂都难以再找回的东西。优瓦夏一度以为在漫长的工作时间里他已经把那份感动扔在了垃圾桶里,但现在有人又从灰烬中把它找了回来,一脸真诚地捧到他面前。
  保存进度退出游戏的优瓦夏突然有些坐立难安,非常非常想再看眼那个灿烂的笑容。

评论(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