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清明

爬墙飞快,有粮回坑

【优散】网游paro之太甜的时候发把刀子扎自己一下就不觉得齁了

  优瓦夏刚一出门,就看见人堆里一个可疑分子在那鬼鬼祟祟地东张西望,因为长得比常人高出半头,因此显得更加可疑。

  他上去拍拍那人肩膀,“散人,你什么时候应聘保安来了?”

  “什么做保安啊,”散人擦了擦汗,露出一个傻笑,“我路过你公司,正好在这等你下班。”

  “那怎么不进去等?”

  “我进去了怕影响你们工作,再说,也没等多久。”

  优瓦夏看着散人衬衫领口的水渍,暗暗摇了摇头,这看起来至少是在原地站了一个小时。灯光下散人鼻头沁着汗,整个人像是刚从池塘里爬出来的大型犬,冒着傻乎乎的喜悦,让优瓦夏徒生一股当主人般的责任感。

  “走吧,请你吃冰淇淋去。”

  

  从公司沿着马路走,旁边就是一座新盖的商场。散人看着哈根达斯海报上的明星,心里还在考虑是吃新出的樱花口味还是吃当季的冰淇淋月饼,就看着优瓦夏目不斜视地走过店门,连眼神都没给一个。

  “哎哎哎,我们是不是走过了啊?”散人一步三回头地看着哈根达斯逐渐离自己远去。

  “我说请你吃冰淇淋,也没说请你吃哈根达斯啊?”

  “……你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优瓦夏穿过商场走过停车场饶了两个弯在小区前面推车的老奶奶前面停下了。

  “阿姨麻烦要两个球一个巧克力一个香草的谢谢。”

  “啊……那我……要巧克力的吧。”

  “哦,再来一个巧克力的。”

  “原来那两个球都是你的啊!”

  

  静谧的夏夜里,两个大男人肩并着肩站在铁门前的路灯下,耳听蝉鸣,眼望月光,伸舌头舔甜筒冰淇淋,prprpr的声音不绝于耳。

  “今天的月色真美啊。”

  “嗯,像你手里的冰淇淋球。”

  浪漫的气氛被破坏殆尽。欲哭无泪的散人看着自己手里吃了一半的甜食,“啊”了一声。

  “里面有巧克力碎屑哎。”

  “嗯,别的口味里还有水果干和坚果。”优瓦夏擦了擦嘴,把纸扔进旁边的垃圾桶里。“这个阿姨从我小学开始就在这卖冷饮了,一直很良心。”

  散人想象了一下上小学的优瓦夏,脑海里不知为何全都是翻墙爬树掀女孩子裙子的形象。

  “啊对了,有件事告诉你。”

  “什么啊?”不会要开始讲自己小时候翻墙爬树掀女孩子裙子的故事吧,散人微笑着想,“没事谁还没淘气过呢,我是不会因此嫌弃你的。”

  “我辞职了。”

  “哎年少不懂事……什么?!”散人右手猛一用力捏碎了蛋筒,里面已经融化的奶油顺着手臂流了下来滴滴答答地落在地上。

  “我辞职了。”

  优瓦夏像是在说今天天气真好一样,又重复了一遍。他一手拿出纸巾递给散人,另一只手按住散人的手腕以免弄脏他的衣服。

  散人慌张地擦了几下,也不管到底擦没擦干净,就转头盯住了优瓦夏,“你辞职了?为什么啊?”见优瓦夏沉默不语,他犹豫着,连手上的动作都变慢了,“……不会是因为我吧?”

  “和你没关系。”优瓦夏避开散人的视线,拉着他的手帮他继续抹去残留在小臂上的污痕,“我早就决定好了的,别乱想。”

  散人“哦”了一声,低着头乖乖伸手给优瓦夏折腾,再也不提这事。

  优瓦夏说的话,他信,虽然散人不知这信任从何而来。

  然而散人如果再细心那么一点点就会发现,他信任的那家伙,表面上沉着冷静,实际上都要用纸巾把自己胳膊擦红了。

  我没有骗他,优瓦夏心里安慰着自己,至少不算全骗。

  

  优瓦夏的确从年初就想辞职了,毕竟每次开会都要被市场部和营销部掐着脖子要求改游戏难度真不是什么好体验。他知道,游戏公司嘛,就是要赚钱的,就是要有氪金要有商城要有月卡,这些他都能理解。再说,公司里薪水待遇的确不错,他以为他能一直这么做下去。

  就在散人在夕阳下等优瓦夏下班时,离他直线距离不到一百米的地方,优瓦夏坐在大会议室里暗自吐槽到底是什么公司居然会在下班前临时召开集体会议。

  他来的早,后来的每个人进来和他对视后都会扬起一个莫名灿烂的笑容,尤其是营销部部长,直接冲过来要抱他,惊得优瓦夏赶紧往后挪了挪椅子,幸好大boss此时正好进门,对方才没有得逞。

  会议内容还是老样子,就公司业绩啊用户体验啊那些翻来覆去说的玩意,优瓦夏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看着图表只觉得曲线升得挺高。

  “这个季度大家付出了很多,这些公司都看在眼里。”

  哎呀今年年终奖有着落了,优瓦夏假装喝水时瞟了一眼财务,看样子对方也是和他一样的想法,就差直接脱下西装拿起游泳圈冲向马尔代夫了。会议室里难得一片其乐融融的氛围,如果没有大boss后面一段话的话。

  “现在是时候开始公司的下一步转型计划了。”

  窗帘一拉,幕布一放,灯光一关,策划冲上去兴致勃勃地为大家讲述了一个划时代的游戏创意。

  好吧,也没有那么划时代,在座的几个人都或多或少听说过这个计划,除了沉迷游戏设计不问世事的优瓦夏。

  简单来说,就是公司投入人力在游戏增加几十个npc,纯员工扮演,实时互动,陪聊陪玩陪通关。至于陪谁……你懂的,谁有钱谁是大爷。优瓦夏相当于在对此一无所知的前提下当了试水先锋,而且实际证明结果好像还不错,游戏的话题度和参与度蹭蹭地往上涨,有一举跃升一线网游的潜质。

  “我们在打好与玩家互动的基础同时,还要增强玩家之间的沟通。比如说增加婚恋系统,家族系统,还可以在游戏关卡中增加更多多人合作……”

  剩下的话优瓦夏都没听进去。他坐在椅子上,目光放空,感觉意识和自己搭建的那个靠头脑和技术闯关的世界一样,一点点剥离崩塌,在地面上摔得粉碎。

  “对了直播也要跟上,和各大主播签约,还有逍遥散人……”

  他知道热度可以套现,名气可以换钱,以前聊天时还和同事开过类似的玩笑。这么挣钱多爽,打打游戏说说话就是一栋别墅。但真轮到自己时,反而有种莫名的恶心感,就好像有人摔了一把钞票在他面前指着另一个人说,去,演一场戏,演好了大家都有分成。没人在乎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怎么看那个人的,大家都只是吃瓜群众。他不想领着那个人走上这个摇摇欲坠的高台,更何况他也不知道这高台到底通向何处。

  可是他真的只是在玩游戏时捡到了一只傻蛋而已,这个和公司战略和游戏曝光一点关系都没有。他知道这种话说了别人也不会信,后续跟进得太好,怎么看都是蓄意为之。可他还是希望这世界上有个人能信他。一个人就够了。

  逍遥散人。

  讲解结束,boss走过来拍拍优瓦夏肩膀,语重心长,“你做的很好,接下来也要靠你了啊。”

  周围一片寂静,优瓦夏环顾一圈,看着那些和他朝夕相处的同事,他们的脸上映着ppt的光,虚幻得很陌生。

  于是优瓦夏转头看向boss的眼睛。他说:

  “老板,我要辞职。”

评论(8)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