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清明

爬墙飞快,有粮回坑

【昊欢】西涯瞎扯淡2

  5.

  经过二人的共同协力,苍穹派今年的帐总算是在第一场大雪来之前算清楚了。在这个秋天里,勤奋的岳昊掌门为此付出了自己宝贵的睡眠时间,而秦欢则是付出了自己宝贵的床位。

  自从上次的公主抱事件之后,秦欢强烈要求在账房里加一张床,然而被岳昊以影响不好为理由拒绝了。

  “你想想,这要是别的算账先生推门进来,以为我们假公济私在行苟且之事该怎么办?”

  坐在桌前的秦欢回头看着侧卧在自己床上的岳昊,心中充满了问号。

  “你这样就不像在行苟且之事了?”

  “不像啊,卧房不就是用来睡觉的嘛。”岳昊说着还往旁边挪了挪,“我给你留半张床位,你困了就来睡。”

  秦欢看着岳昊善解人意的笑,真的很想让他回自己房间睡去,毕竟他就住得近,抬脚转个弯就到,实在没必要偏和自己挤一张床。不过转念一想,岳昊是苍穹派掌门,这里所有建筑都是他名下的财产,他爱睡哪里睡哪里,哪怕睡玄环玉洞其实自己也管不着,便随他去了。

  待到三更半夜,屋外寒风四起,连枝头的乌鸦也收了翅膀回巢安眠。秦欢精力再好,连续几个时辰对着满眼的数字也要开始犯困。他起身借着烛火去床边看岳昊,那人已经睡得熟了,却还是安分地只占着半边床位,把大部分被褥都让了出来。天人交战一番,秦欢抿抿嘴,掀起被褥的一角躺了进去。

  一夜过去,太阳晒在眼皮上时,岳昊心满意足地抻了个懒腰,抱紧身边的被团打算再补个回笼觉。

  哎呀,这个被子,真软,真舒服,头发真顺滑……等等,被子为什么会长头发的?

  “被子不会长头发,但是我会。”

  惊醒的岳昊看着近在咫尺的被子……啊不,秦欢,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觉得身边的空气都要凝固了,他只能颤颤巍巍地挤出一个微笑。

  “早上好啊。”

  秦欢没接话。于是岳昊自我催眠似地又闭上了眼睛。嗯,这一定只是梦而已,哎呀这么想还有一点小兴奋呢。

  见抱着自己的家伙居然开开心心地又要睡过去,纵使秦欢心理素质再强大,冰山冷空气再强也要撑不住开口。

  “你睡得那么安稳,就不怕我害你?”

  岳昊像摸小狗似地安抚性撸了撸秦欢头毛,“你武功不是没了嘛,打得过我?”

  “我武功是没了,但是要杀你……”秦欢冰凉的指尖按上岳昊的脖颈,在肌肤上轻轻地滑动,蜿蜒像毒蛇爬行,“只要在你睡觉时用小刀这么来一下,临死之前你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威胁的话语里带着几分怒气,可秦欢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难道是气岳昊如同当时那样对自己毫无防备吗?他看着岳昊的笑容,语气里又加重了几分。

  “你是有多傻才会和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骗子同床共枕?”

  岳昊睁了眼睛,嘴上还是带着笑。他翻身压在枕边人身上,捂住了他的嘴。

  “要说傻的话,我从侠考看到你的第一眼起就是傻的了。”

  秦欢把脸别过去。岳昊也不等答复,径自下床用被褥把秦欢包了起来。

  “你手这么凉,是不是晚上我抢你被子冻到了?你再躺会暖和一下,我去给你带碗热豆浆。”

  轻风过堂,白色衣角在门外一闪而过便消失无影踪。秦欢在榻上被层层叠叠地裹着,忘记了昨晚冷不冷,只觉得现在另一个人残余的体温热得发烫,一颗心脏跳动如鼓声雷鸣。

  6.

  别看岳昊看起来镇定,实际上每次见过秦欢都要捂着胸口深呼吸几次才能恢复掌门威严安心办事。属下们看在眼上,急在心里,纷纷上书要求岳掌门珍惜生命保重身体,远离秦欢这个红颜祸水,搞得每次集议时岳昊都觉得自己仿佛周幽王再世。

  岳昊:“要不是你们几个都不懂算数,我和秦欢也不至于夜夜对账本啊,怎么说得好像我俩睡过似的。”

  各位堂主纷纷表示不管三七四十五,掌门作为名门正派之人就是不该和邪教少主走得那么近,睡得太近也不行。

  坐在正座上的岳昊扶着额角,觉得开展苍穹义务教育真是刻不容缓,指望他们还不如指望名侦探狄仁杰能出第二部。

  他站起来,两手后背,故作神秘地长叹了一口气,“是你们有所不知啊。”

  这招果然好用,一群武夫立刻坐直了身子,眼睛闪闪发光等着听八卦。

  怎么报预算谈发展时没看你们这么认真过,岳昊腹俳,嘴上还是像讲评书一样把秦欢的身世添油加醋地说了一番。

  在岳昊版本的故事里,秦欢成了一个身体与心灵都饱受邪教教主折磨摧残的大好青年。说到秦欢现在武功尽失,孤苦伶仃,连唯一关照他的妹妹都被一个连普通话都说不好的家伙拐走时,在座的英雄豪杰纵使有铁打的心肠也忍不住落下泪来。

  岳昊见气氛烘托得不错,假装擦了擦眼角的泪水,镇臂高呼:“所以,我们的目标是!”

  众人跟着举拳应和:“打倒情侣!壮我苍穹!”

  “什么乱七八糟的!”

  7.

  虽然最后结局出了点差错,不过这次“感动苍穹十大人物之失足青年被掌门搭救痛改前非重新做人”的故事还是讲得很成功的。比如这次岳昊把秦欢拉到武堂的练功场时,大家不仅没有对秦欢怒目相视,反而还纷纷上前安慰,惊得秦欢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你是不是和他们说什么了?”秦欢附在岳昊耳边质问。

  “没有啊,你不要多想。我苍穹派的人才就是这么大度体贴,富有同情心。”

  “那刚才他们怎么都围过来祝天下所有的情侣都是失散多年的兄妹?”

  “咳咳,错觉错觉。”

  底下的教众看着两人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咬耳朵,莫名觉得有种被欺骗了的感觉,在底下纷纷议论。

  “这对烧不烧?”

  单身六十年的苟长老迎风流下了感动的泪水,“是真爱,不烧。”

  一番解释后大家才知道,掌门把秦欢带过来不是为了当众秀恩爱的,是为了让秦欢教他们武功。

  “我内力尽失,怎么教他们?”

  “我看过你侠考时用的剑法,架势和身法集各派之所长。我派新招的弟子学武不久见识不足,你正好可以和他们比试比试,教教他们如何见招拆招。”

  秦欢提剑走上了比武台在中央站定,看着自己微微发颤的双手不禁有些感慨。昔日他拼命练功多年,本以为只是为了保护双儿,外加排解得知身世后的苦闷,现在看来,原来是对武学有着真正的热爱。不然何以一摸着剑柄就血便突然热了起来呢?

  岳昊看着秦欢眼中又放出光芒,默默颔首微笑。底下新弟子没见过秦欢的武功,只当他是个会扫地的账房先生,掌门却对他这么器重,大家不由心生不忿,都想要灭灭这人的威风。

  “那你来吧。”岳昊点出弟子中武学最高的一个,“规则和平时比武一样,点到为止,不许使用法宝和暗器,不许打下三路。”他顿了顿,又笑着问秦欢,“你可以吧?”

  秦欢点点头。

  “那好。预备……开始!”

  话音未落,秦欢的剑尖已经点在了对面人的喉咙上。

  一阵风吹过,众人(此处不包括昊欢二人)的下巴掉在了地上。

  “等一等!”比武台上的小哥咽了口唾沫,后退了两步开口,“我还没准备好!再给我一次机会!”

  “好。”秦欢收了剑,抬手招了招,“这回你来进攻。”

  小哥大吼一声冲了上去,三秒后,两人定格在了和刚才同样的姿势上。

  又一阵风吹过,不知是谁在底下轻声叫了一句,“卧槽牛逼。”单身狗的海洋瞬间变成了舔狗的海洋。

  岳昊在上面看着不知该欣慰还是该落泪。

  8.

  那次比武之后,秦欢除了扫地之外,平时又多了练武场这个去处。他虽然一直不苟言笑,但是自身基础素质过硬,教人又耐心细致,不久便赢得了大家的一致好评。长老辈的人慢慢地也对他态度好了起来,经常与他在闲暇时讨论些招式剑法。只是经历过之前卧底那事的人还是心存芥蒂,拉不下面子去和他交好。

  正巧天渐渐转凉了,秦欢出来得急,没带过冬的衣物,每次指导完教众以后嘴上不说冷,其实手指尖都是冰的。

  大家看在眼里,心里都埋怨掌门只把人喂胖却不给人衣服穿,提又不好意思提,只能用眼神攻击试图达到用眉目传情的地步。结果岳昊走了一圈一点不仅也没感应到,还问他们是不是最近用眼过度近视了,老要眯着眼睛看人。

  最后还是副堂主机智,大早上抱了棉衣过来,往秦欢怀里一塞。

  “今年做了新棉衣,这旧的我那没地方放,就给你用着吧。”

  秦欢低头看自己抱着的衣物有些疑惑。别说这细密的针脚,一摸这棉花就知道是新弹出来的,又软又松。

  众人有样学样,纷纷从库里搬出各种穿的用的往秦欢身上堆。

  “这袍子多了,给你。”

  “暖炉烧碳的味道太大,你拿着吧。”

  “这鞋我穿不下,就你脚小,放你那了。”

  来往几次之后,秦欢再也不觉得冷了,他现在要被压死了。

  众人以今天自主练功为理由赶他回了房间,秦欢路上抱着一堆东西迎面遇上了岳昊,于是这堆东西又到了岳昊手里。

  岳掌门知道自己苦肉计成功了心中暗自得意,一边和秦欢并肩走着一边问他,“大家给你这么多东西,你有什么想法没有?”

  他本以为从小缺爱的秦欢会因此感到家一般的温暖,没想到那人看着小山似的过冬用具叹了口气,“你们苍穹派真败家,这么多东西说不要就不要了,看来以后要再多削减些预算。”

  始料未及的岳昊一口气没提上来,差点摔在地上。他想了好久,最后只能憋得出一句话。

  “你真持家。”

  秦欢你不懂爱,苍穹派泪落下来。

评论(1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