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清明

爬墙飞快,有粮回坑

【优散】花语4

突如其来的进展配上突如其来的更新送给你!可能涉及到绘画和摄影方面(而且po主不懂)的相关知识,欢迎小伙伴来捉虫!

他们走在花田间的小路上,优瓦夏在前面走着,散人在后面跟着,手里还紧紧攥着那玫瑰花,攥到手心都开始微微冒汗。

  优瓦夏给他讲那些花的花语,说栀子花象征了永恒的爱。所以散人向着优瓦夏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那大片大片的白花好像又多了一丝比其本身更让人炫目的浪漫。散人微醺于阳光,轻风和午后的花香,他拿出画架和染料,回头看看优瓦夏。优瓦夏没有看向他,而是远眺地平线那边的风景,这让散人松了一口气又莫名地有些失落。

  他把玫瑰插在画架的一边,用松节油晕开颜色,眯起眼睛轻轻在画布上涂抹起来。栀子花的白色,阳光的暖黄色,还有远处高树的深绿,他想尽办法用色彩上的变换表现出光影的过渡,就像想要极力留住一个人最美的表情那样。他画花田,还有天空,然后他又想起了今早的奇遇,莫名其妙的惊喜和一点点的温馨。散人歪头想,如果能把优瓦夏画进来就好了,他是那么让人措手不及的人,好像就适合出现在这样的风景画里。

  回头的一刹那散人以为自己看到了太阳,实际上那是阳光的反射,明亮的光线借着相机的镜头打在散人的脸上,晃得眼睛生疼。这时散人才意识到优瓦夏是拿了相机过来的。

  “在照相?”

  “嗯,在照你。”

  散人咧了咧嘴角,优瓦夏便把相机递给他让他看。花,画布,连续几张背影,还有最后一张散人有些惊愕的表情都被照了进去,让散人不禁有些汗颜到底是自己画的太认真还是优瓦夏抓拍技术太好,竟然在回头前都没注意到相机的声音。

  “你觉得相片怎么样?”

  “我觉得我画画的样子真帅。”

  于是优瓦夏伸出手拍了下散人的头。

  “说真的,你感觉怎么样?”

  “很……很漂亮啊,总感觉看着照片就有一种温暖的感觉。”

  “这样啊。”优瓦夏嘟囔着,随手拿过折叠椅在散人旁边坐下,继续摆弄相机,“那些评论家之前说我的照片都过于客观了,感觉不到情感呢。”

  “那你刚才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摄影的呢?”

  “喜欢。”

  “哎?”散人睁大了眼睛看着优瓦夏,可优瓦夏别过了视线,去看已经开始下落的太阳。

  “就是喜欢的心情啊。喜欢这里的环境,喜欢你的画,喜欢你。”优瓦夏面无表情地说着这种话,散人一直盯着他的脸也分辨不出那上面的红晕到底是出于害羞的表现还是晚霞的映衬。

  

  当优瓦夏终于舍得把目光转回到散人身上时,他被干脆而直接地塞了一朵玫瑰。

  “你要把花还我?”

  “不,我想把你和它画进我的画里。”

  “是吗,那我站在哪里比较好呢……”

  优瓦夏起身悠悠地走进栀子花的灌木丛中,然后站定转身。

  “这里可以吗?”

  “可以!”

  散人看着优瓦夏在夕阳下逆着光,轮廓上镶着一圈金边,不知为何有种想哭的情绪。他埋头用画架挡住自己的脸,突然好想把这一刻永远地定格在画纸上。

  

  

  

  

  

  

  

  

  

  

  

评论(11)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