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清明

爬墙飞快,有粮回坑

【长准】题目懒得想了2

  3.
  长濑眯着眼看着从窗帘缝隙中透过的光,翻了一个身准备继续这个难得甜美的睡眠,然后他的脸落在了某人结实的肱二头肌上。
  被这和枕头完全不同的触感吓了一跳,刚才还睡眼朦胧的长濑一下子瞪大了双眼。他,身处一个陌生的房间中,躺在某个男人的身旁,还看起来十分甜蜜地和他分享了一整张蓬松的被子。摸了摸自己下半身没有什么异样,长濑这才放心地起身,开始认真端详这个莫名和自己睡在一起的家伙。
  晨光下,那人紧闭着双眼,仿佛还不想从睡梦中清醒过来一样。那面容依稀和记忆中的重合,长濑猛然灵光一现,这不是昨天的那个天使吗!难道是自己酒后乱性,把人拐到了床上?怪不得我们都没穿衣服。念及至此,一股自责油然而生,完全盖过了自己其实是被一个过肩摔砸到地上的事实。
  自从发现对象是自己一夜情的伴侣之后,长濑看他的目光也变了。啧啧,这睫毛真长,鼻子真挺,嘴唇的形状真好看,不知道呻吟时好不好听……哦,还有这额头,一看就是个特别聪明的人。强行忽略了对方比自己还健硕的肌肉,长濑不禁为自己艳遇的质量感到满意,虽然完全想不起来具体情节。
  4.
  悠悠转醒的冈田准一受到了今天的第一次惊吓。从被困在动物园的噩梦中回到现实,谁知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只猩猩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真的是对心脏太不好了。下意识地向着那张脸就要挥拳却在中途突然意识到那只“猩猩”其实是昨晚捡回来的抢匪,刹不住的右手只好由拳变掌按在了他脸侧的床垫上,形成了一个标准的“床咚”。
  尴尬不止的冈田刚想开口解释,被压在身下的人突然勾住了自己的脖子,就势一滚反过来占据了优势。
  仰望着抢匪下巴的冈田眨了眨眼睛,心想:这个姿势好像可以用在格斗技中……嗯,待会要记下来。
  不过处在上面的人看起来既不像是要探讨格斗技巧,也不像要给冈田拿到纸和笔的机会,反而是俯下身来在冈田的嘴上印了一个湿乎乎的吻。
  大脑像被轰炸过一样一片空白,冈田保持着不敢置信的表情看着那个不劫财只戒色的抢匪先生骑在自己身上舔了舔嘴唇。
  他说:“宝贝,昨晚没玩够?那我们再来一次。”

评论(10)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