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清明

爬墙飞快,有粮回坑

【优散】日龙传说 完结

9.

艾丽卡帮妈妈跑腿时偶然发现了一个独特的小餐馆。说它独特是因为不同于其他临近繁华大街的西餐厅,它藏在深深的森林之中,只有一列火车每日穿行时会在那里停下两次补充燃料。就像是童话故事里的建筑一样,小木屋的房顶上是一层绒毛样的绿色植被,乌鸦和喜鹊同时在上面筑巢。在木屋后面,大片的草地蔓延入高不见顶的树木丛中,有时会有松鼠跑出来从艾丽卡手中吃掉几粒坚果。艾丽卡很喜欢那里,每次坐在木屋旁的的座椅上,灵感就像插上了翅膀,变成奇妙的故事在空中飞翔,而艾丽卡会抓住那些颜色最鲜艳的,把它们落在纸上像编辑换一些金币度日。

这么神奇的餐馆,经营它的人当然更加神奇。高个子棕色头发的那个叫做散人,和他的笑容一样动人的是他做菜的手艺。无论你想吃意大利的披萨、法国的烩菜、日本的寿司还是中国五花八门的美食,只要你拿得到食材,散人就能把它们做成最美味的佳肴。艾丽卡每次都会带来自己家里的苹果请散人做成一罐罐的苹果酱,一部分留给他作报酬,另一部分带回家给年迈得已经咬不动苹果的妈妈涂在松软的面包上吃。当散人忙碌的时候,那个叫优瓦夏的人才会放下手中的书,从木椅上起身勉强帮一下手。当艾丽卡第一次看着优瓦夏不耐烦地把盘子扔在她桌子上时简直吓得要颤抖起来,不过相处久了就会发现,那个一直板着脸好像世界欠他一百万的优瓦夏其实也是会露出温柔的笑容的。比如那天一只好动的兔子突然跳进了厨房把锅碗全都打翻了个遍,还把食物上都沾上了自己的白毛。他和散人手忙脚乱地一起抓捕这个捣蛋鬼,兔子没抓到,反而是这两个人撞了个满怀,双双倒在木质的地板上。他们捂着撞红的额头面面相觑,突然同时笑了出来。空气中弥漫着蜜糖和肉桂的香味,看到这一幕的艾丽卡像是不小心窥视到了什么秘密一样,转过头羞红了脸。

10.

小餐馆地点偏僻,去的人也不多。艾丽卡去了两三回就和优瓦夏和散人熟识了起来。艾丽卡有时候会带着自己最新的故事集送给他们,散人也会特意把树荫下最好的座位留给她,甚至优瓦夏开心了也会抬起头来给她讲一个奇怪的小知识。他们都是很好的人,只是相处得越久,艾丽卡就越发现他们和常人的不同。

在一个闲适的午后,艾丽卡和散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不知怎么的艾丽卡就问了散人一句有没有女朋友。散人还是像老样子一样乐呵呵地笑,坐在散人身后看书的优瓦夏却猛然抬头盯住了他们。夕阳下,艾丽卡第一次发现红色的眼睛瞪人是这么的恐怖。散人像是完全没有发现艾丽卡惨白的脸色,无视了所有紧张的气氛优哉游哉地回答:“没有女朋友,不过男朋友倒是有一个。”瞬间凝固的时间又重新开始流动,大家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继续该说笑的说笑,该走神的走神,只有艾丽卡背上未消的冷汗提醒她刚才发生了什么。

隔了几个月之后,餐馆不知是受了哪个评论家的推荐,顾客突然蜂拥而至,把那小小的一片空地围了个水泄不通。散人忙得招呼都顾不上,只好把优瓦夏和艾丽卡一起叫过去打下手。不记得是在切白菜还是胡萝卜,散人不小心顿了一下,菜刀在手指上划了一道不浅的口子。刚才还在水池边苦着脸冲洗盘子的优瓦夏像瞬移一样立刻出现在散人身边,用一块白布将伤口裹了起来,动作迅速得连站在他们手旁的艾丽卡都只能看到一片残影。那天傍晚,艾丽卡在床上翻来覆去得睡不着觉,一部分是因为今天散人受伤后,优瓦夏执意掌厨的菜实在是过于难吃,另一部分是因为,在包扎之前艾丽卡非常清晰地看到了,散人的伤口处没有流血,只有一片木质的纹路。

11.

等到艾丽卡再次拜访时,像鹅毛一样的雪已经静静地从空中飘下,熟悉的景色被纯白覆盖,看起来反而有些陌生。她看着优瓦夏和散人把各种日用品收起来放到大箱子里,原来有些拥挤的房间内竟然显得空荡荡的。散人迎上来打了个招呼,许久没来的艾丽卡支支吾吾地问他们是不是要搬家。两个人停下收拾的动作互相看了一眼,告诉她他们要去环游世界,这小屋带不走也卖不出去,干脆留在这里,说不定他们哪天还会回来再开一次餐馆。

艾丽卡,想到自己的好朋友就要离开,心里难过得居然说不出话来。散人见她表情不对,便请她坐在还没来得及收起的毯子上,又往她手里塞了一杯蒸腾着热气的红茶,给她讲了一个长长的童话故事。故事里有一头刚出生的小龙和一个历经事故的魔法师,他们相遇又分离,然后再次相遇,最终决定他们要永远在一起,从此一同携手去面对世界上的一切。艾丽卡一边喝着红茶,一边听故事,从早上一直听到傍晚,当她听到最后圆满的结局时终于撑不住那厚厚的眼皮,一头栽在柔软的地毯上睡着了。

艾丽卡醒来的时候,壁炉里的木柴已经快要烧尽,发出噼啪噼啪的响声。她环望四周,木屋已经完全被清空了,所有的一切就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艾丽卡起身的时候,身上的毯子和一张纸条一起滑落下来。艾丽卡捡起纸条,上面写着一些关于魔法和结界之类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过最后几行还是很容易看懂的。

我做了几罐苹果酱留给你,祝你妈妈身体安好。——散人

你太重了,躺在毯子上掀都掀不动,那东西干脆送给你好了。——优

艾丽卡看着这两行截然不同的字迹笑出了声,她抱着罐头披着毯子走出了木屋。站在厚厚的雪地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上的毯子,她意外地发现自己一点也不冷。远方汩汩的蒸汽伴随着汽笛声而来,她眯着眼看着火车行驶的方向,突然发现远处那座龙形的山已经不见了踪影。


评论(1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