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清明

爬墙飞快,有粮回坑

【优散】i wanna be the网瘾少年 之 并不是晋江文4

  1v1的赛场,不同于外面的热闹,里面倒是单一的一片黑色,只有中央屏幕的白光映照着周围充当光源。
  优瓦夏直接走到屏幕前面回头看向散人,“你想玩什么场地的……算了,你也都没玩过。”自顾自打出一长串字之后,优瓦夏又转了回去选了随机。
  “怎么不带上系统奖励的装备?”准备时两个人站在光圈里等着倒数计时,优瓦夏看着一身初始装备的散人问。
  散人有些感叹地颠了颠手里跟随自己上天下海的小手枪,“习惯了,舍不得扔。再说这些用着也挺好的,那个金灿灿的太花了不适合我。”
  “对,你就适合这种朴素的。”
  “喂……”还没来得及吐槽回去对方黑长直水手服的品位,光圈就已开始传送。一片模糊的白光下,散人只看得见对面笑着的眼睛。四周再次清晰的时候,散人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在了一片废墟之中。游戏好像是刻意渲染一种血战沙场的氛围,地平线处的夕阳正慢慢沉下,整个大地仿佛要灼烧起来一样。
  暗自感叹一句游戏的真实性,散人一边借着断壁残垣当做掩体,一边小心前进,四处找寻着优瓦夏的身影。
  时间一点点消逝,游戏中的世界也随着太阳的下沉而黑暗起来,对于竞技的玩家来说,就是能见度明显下降了。散人刚才一直蹲低了身子以求不被发现,现在时间一长,在双方还没交战之前体力就有些透支。他心里叫苦不迭,只好稍微起身活动一下僵硬的脊背,没想到只一动耳边就传来一声枪响。散人匆忙中向旁边翻滚,几颗子弹便打到了他刚才所在的地方。所幸刚才余光中枪口的火花也暴露了优瓦夏的位置,散人移动着向那个方向开火,果不其然看到一个红色的蝴蝶结在墙体的遮掩下一跳一跳地前进。
  散人不禁捂住了脸,移动枪口等着那个蝴蝶结到前面的缺口处。三,二,一……倒数结束,扣在扳机上的手指弯曲,嘭地一声轰响。散人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站在自己身后的优瓦夏。对方在一片黑暗中眼睛仿佛能反光一样,是一片和夕阳一样的红色。散人僵硬地扭过头去看那个蝴蝶结,却只看到白墙之后一截断掉的电线吊着它晃啊晃的,好像是一个安静的嘲笑……
  “这是作弊!”散人在传送回准备区之后不禁仰天长叹。
  “游戏规则里都说了,可以有效利用一切场地内的道具。所以这不叫作弊,”优瓦夏点了点自己的头,“这叫有脑子。”
  散人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所以你的蝴蝶结发卡一开始就是用来当陷阱的?好阴险啊。”
  “自带装饰而已,别想太多。”优瓦夏整理了一下头发,露出一个天真无邪的微笑。
  在那之后,两个人又把所有系统内的双人战场玩了个遍。散人大多数时候只能靠几个月里在副本磨练出来的第六感和瞬间反应和优瓦夏斗智斗勇。两个人的准头都差不多,只是优瓦夏的意识和策略更胜一筹,不过倒在对方枪口下十几回之后他也开始掌握了一些诀窍。比如……
  “所以这回是我赢了?”故意在优瓦夏路过时启动机关,散人看着被网在半空中的人笑着问。满头满身树叶的优瓦夏大概是翻了个白眼或之类的,别扭地举起了双手。
  白光一闪,散人还没站住脚,就看到对面刚被爆头一枪的优瓦夏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散人想往后躲,谁知一个踉跄,连带着扑在自己身上的人倒在了自己怀里。两个人一时都没有动弹,只听到扑通扑通的,对方和自己的心跳声。
  “优……优瓦夏?”散人想把对方扶起来,手却不知该往哪里放,只好僵硬地伸在半空中。优瓦夏也是愣了一下,微张开嘴好像要说些什么,不过还是立刻起身将脸摆了过去。
  “再来一盘。”背对着散人,批顺的头发上冒出一行字,完全看不出语气来。
  刚才……在转头以前好像看到某个人的脸红了啊?两个人向彼此看去,又在视线交错时立刻移开。啊——大概是错觉吧,优瓦夏和散人想,只觉得自己好像永远都赢不了了。
  
之后大概会出现几个配角,没想好是用其他up主,还是原创。有建议的小伙伴可以评论一下(๑ŐдŐ)b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