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清明

爬墙飞快,有粮回坑

【团孟】关键词:纪念日,上下级,早安吻

  “传令官!三米之内!”
  烦啦想朝那个不要脸的鼻梁上来那么一下,然后扯着他的头发在他耳边大喊小太爷不伺候你啦!可是他太累了,累到只够勉强睁开眼看着那个满面油污的人带着一脸淫秽的笑凑近他的床边。
  “……你他妈要干什么。”烦啦努力张开了嘴,最后从嗓子里挤出一点嘶哑的声音。
  死啦死啦往自己脸上一点,“亲我,打啵儿,嘴对嘴,哎你那小洋文怎么说的来着?case……”
  “是kiss。你舌头都捋不直还和人亲亲呢,不怕先被自己的犬牙咬掉咯。”烦啦无比厌倦这个即使已经摊在床上也有纠正团长发音的自己,但是他就是忍不住想和他斗嘴。
  “kiss,kiss,kiss.”死啦死啦一脸虚心受教的表情,像一个谦逊的学生一样对着老师重复着单词,眼中却还是那不怀好意的神采,“这回说对了吧。来吧,我的副手,你的团长命令你给他一个kiss。”
  “……我没漱口呢。”
  “我不嫌弃。”
  “我嫌弃你!”烦啦一翻身把被子紧紧裹在自己身上,只留下个乱糟糟的后脑勺对着趴在床边的家伙。
  “不听长官命令,视与日寇同谋!”死啦死啦龇牙咧嘴,语气却是一等一的温柔。他轻轻俯下身,对着他,“快点,我要没时间了。”
  烦啦把自己卷成一团的动作停住了,他慢慢转了回来,用像是第一次见到一样的眼神打量着眼前这张安详和蔼的脸。
  最终他点了点头。
  然后他获得了一个带着清晨气味的凉凉的吻。柔软的感觉提醒着,他亲的是这个人的嘴唇,不是某阵误闯进来的微风。
  最后他们结束了这个吻。
  “我走啦。”死啦死啦这么说着,融化在门外的阳光里。于是烦啦挥一挥手当做告别,然后又缩进自己的梦乡里。
  孟烦了再次睁开眼时,天已经大亮了。他掀开被子穿上鞋,走到院子里,喝了一口水又漱掉,再一抬眼,就看到了对岸的南天门。
  对喽,孟烦了一拍自己的脑袋,到今天的话那个自称龙文章的人已经死了整整七年了。
  

评论(1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