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清明

爬墙飞快,有粮回坑

【优散】网游paro之真假优瓦夏(不对)

  “散人~”一声清脆甜美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散人愣了一下心说自己隐身着呢,那个优瓦夏给自己加的好友还都是男的,怎么会有不认识的姑娘和自己打招呼?他转身去看,这一看不要紧,直接吓得他左脚绊上了右脚摔在了地上。
  “你……”
  “怎么转个身都能摔?你这全服第一是不是这么摔出来的?”面前的女生取笑着弯下腰,向一脸懵逼的散人伸出了手。
  “优瓦夏……”散人呆呆地看着面前这个穿着水手服,眨着大眼睛,一脸笑容的人,一时竟不敢去握住对方拉他起来的手。
  等了半天的优瓦夏好像看出了散人的迟疑,便也蹲在地上和他面对面,“对啊,我是优瓦夏,怎么了你。”
  “你……你不是只打字的吗?”
  “我觉得打字麻烦,昨天就去买了个麦。”说完,优瓦夏捧着脸笑眯眯地问,“还有什么想知道的?”
  “你的声音和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散人摇摇头,始终无法把那个和自己并肩游戏的人和眼前这个开朗的少女联系在一起。
  “那,你想像中的我是什么样的啊?”优瓦夏又凑近了一点。
  散人不动声色地把头转开,不去看优瓦夏的表情,“大概二十出头,身高170以上,有点瘦但是挺有力气,应该经常运动。面瘫,但是打赢了之后会抑制不住地微笑。很要强,但是也很遵守规则,所以正义感很强。毒舌。不合群,但是清楚谁是好人谁不是。对……对朋友挺好的。”
  “你是想说对你挺好的吧。”优瓦夏把头埋下,在憋笑的间隙挤出一句话。
  “是对我挺好的啊。”散人挠挠头,不知自己明明是说了很正常的一句话为什么却不由脸红起来,“鼓励我继续下去,教我各种游戏技巧,让我认识了一群好玩的人,和我一起对战……他是我在这里认识的第一个朋友,也是最好的一个。”散人终于正视了优瓦夏,认真地看着她一脸哭笑不得的怪表情。
  “所以……好朋友也包括这个咯?”没有指出散人不自觉用了“他”这个代称,优瓦夏只是擦擦笑出来的眼泪,扬起了自己纤细的手腕。
  散人“啊”了一声,看着两人间相连的红色的线,又结巴起来,“这个,这个是那时为了不走丢……”
  于是优瓦夏用一种糅合了怜悯和关怀的眼神看着他,扯扯散人的袖子,示意让他跟上自己。
  “我们去哪?”散人被手腕上的红线扯着,一脸不解地看着前面那个一蹦一跳着前进的身影。
  “到了你就知道啦!”前面的少女回头,留下一串如银铃声响般的笑声。
  
  散人还真的知道他们来到了什么地方。毕竟距离他上次在这里留下回城卷轴,只过了不到一天的时间而已。他看着墙上优瓦夏的涂鸦,又看看少女惊讶的表情,慌忙想开口解释。
  “这么大的毛毛虫!”她转头去看散人,“不知道是谁画的,真可怕。”
  “就是!”散人一脸严肃地回答,心里却流下了辛酸的泪水。
  好在她并没有追究,只是摘下了自己的蝴蝶结,一片白光中,优瓦夏拉住散人的领子冲向了波动的墙面。
  闭着眼睛等着撞击的散人没有等来疼痛感,倒是差点被拽得一个趔趄。他睁开眼,那面墙出现在自己的身后,而面前,则是他从未见过的游戏界面。苹果,刺儿,天空,地面……一切熟悉的游戏元素在这里变成了一个一个的小块,堆积在不同的角落里。在这空间最中间的,则是一个巨大的发光球体,上面映照出某个人的影像。
  于是散人向那里走去,抬头看着那个某人正穿梭于各种机关之中,那动作和表情真是一等一的熟悉。散人看看球体,又看向站在一边的优瓦夏,睁大了眼睛。优瓦夏摇摇头,摆了个噤声的手势,拉着散人一起在旁边坐下。
  不一会儿,球体从内部伸展开来,就像是散人进墙时一样,一个人拍拍身上的灰尘从波动中走了出来。那人黑衣黑发红瞳,约莫有二十来岁,他带着一副工作之后的倦怠表情,又在看到优瓦夏时瞬间板起脸来。
  “你们怎么在这?”他皱着眉拉过优瓦夏按着她的肩膀小声问道,“你怎么和他在一起?是不是83和你说的?”
  优瓦夏刚要回答,散人突然从远处冲到两人中间。“优瓦夏?”他小心翼翼地问道,却不是对水手服少女,而是对那个黑衣的男生。
  于是对方愣住了。
  “Bingo!”少女举起了双手欢呼,像是庆祝一样,只留下散人和对面脸黑如碳的人面面相觑。
  
  
  
  

评论(6)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