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清明

爬墙飞快,有粮回坑

【庵京】日常小段子

  “喂京,把你的外套从地上捡起来。京!”
  “啊啊,对不起。”几秒后,京像是才听到一样收拾起了衣服。“啊……总感觉耳朵好痒。”他一边用手捂住耳朵,一边向厨房的八神递去探询的眼神。
  正好洗完碗的八神甩着指尖的水珠,叹了一口气,“最近有掏耳朵吗?”
  “这么一说,从家里搬出来就没有过哎。”京看到八神明显嫌弃的目光后急忙补充到,“在家都是妈妈帮忙的。自己做总感觉很可怕嘛……”尾音延长,不怀好意的笑容加上双手合十的姿势,言外之意已经暗示得相当明显。
  八神揉了揉眉心,手指向沙发,“十秒钟在上面坐好。”
  然后看到黑发的青年欢呼一声,躺倒在沙发上。
  “你是不懂坐这个字是什么意思吗?”
  “这样你比较容易上手嘛!”京笑嘻嘻地伸出手将八神勾坐过来,头自动枕在了对方腿上还非常自来熟地蹭了蹭,一副万事俱备的架势。
  看着比猫还慵懒一倍的宿敌,八神拿着棉签不禁有一种想直接捅穿他耳膜的冲动,然而下手时还是念及格斗家的尊严稍微轻柔了些。不过即使是这样,在家养尊处优惯了的小少爷还是龇牙叫了起来。
  “喂很痛啊!你是要谋杀吗?”
  “痛就对了给我忍着。”八神拍拍躺在自己腿上的家伙的脸,把头重新摆了过去,“是你让我帮你的吧?那就别抱怨。”
  “啊啊八神你连给人掏耳朵表情都这么凶。”京学着刚才看到的表情皱起了眉头,“小孩子看到了会哭的。”
  “是吗,那你倒是哭给我看啊。”
  “我又不是小孩子!”
  “又是怕疼又没毕业的家伙哪里不是小孩子。”
  “所以说没毕业还不是怪你!”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吵着,太阳也逐渐落下,原来明亮的厅堂里渐渐充满了暧昧的暖橙色。堪称简洁的房间里没来由地多了些温馨的氛围。于是两个人也慢慢安静下来,就好像感应到了那种温暖一样。
  “喂,换边了。”八神低头看看京,不出意料地发现那家伙一脸惺忪的样子,看来是快要睡着了。
  京像是把八神的肚子当做靠垫一样将脸贴在了上面,发出类似于猫的呼噜声。
  “八神,果然,很温柔啊。”
  八神的动作一顿,心中不由苦笑起来。有胆量闯到一直想杀了自己的人家里大闹一番,自己抱着他在这里昏昏欲睡,还敢当面说他温柔。八神轻抚着京后脑的头发,该说这家伙是神经太粗呢……还是……隐约间,借着那已经沉入地平线的夕照,八神回想起,很久以前,好像也有一个人像这样轻轻地抱着年幼的自己,等待夜幕的降临。
  “所以说,温柔的是你这家伙吧……”八神弯腰凑近了京的脸低声说到。京像是发现自己枕头不见了一样,将头一点一点靠向八神的腹部,直到将倚靠的人牢固地夹在了沙发和自己之间时,才露出满意的微笑。
  “不,应该说是温柔到任性的家伙吧。”
  八神更正了自己的话语,在静谧的黑暗中,也和怀中的人一样,缓缓闭上了双眼。
  
  
  京再次睁眼时,迷迷糊糊地看到了八神的脸。
  “什么嘛,原来你也会摆出这样的表情。”小声嘟囔着,京像是得到了什么稀奇的珍宝一样,紧了紧环绕着八神的手臂再次沉入睡眠。
  
  当然第二天两个人一个腿麻一个落枕的惨样我们还是不知道为好。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