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清明

爬墙飞快,有粮回坑

【庵京】关于发型改变的脑洞

  那是一个与拳皇的名字不符的和平的早晨。阳光温暖,鸟啼悠扬,就连在擂台上以凶狠闻名的八神也没有像人们想象中那样疯狂割草,只是坐在餐桌边享受着自己的鸡蛋培根和牛奶。
  真是安静的早晨。八神啜饮了一口牛奶心想。
  下一秒,黑发的格斗家哦哦地叫着冲过来,和微醺的水汽一起打破了这和谐的一幕。兴许是刚才冲了澡,京微长的发梢下聚集起一股水流,淌过他的锁骨,划过小腹,隐没在松松系在腰上的浴巾下。八神向下看了一眼留在自家地板上湿漉漉的脚印,在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
  草薙京像是完全没发觉自己无形之中给对方带来的家务压力,双掌啪地拍在桌子上,身体前倾,脸色凝重地说出了下面这句话。“八神,大事不好。”
  还有什么事能比你胸口的水要滴进我的杯子里还大事不好。八神将牛奶将自己的方向拉回,心中忖度着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京这么沉痛:大蛇复活了?NESTS找上门了?草薙剑丢了?他眉头一皱,想到了比这些都要可怕的事。
  “喂,京!”八神伸出修长的手指戳向对面人,“都说了不要用火焰烧水,浴室会炸的。”
  “可是很好用啊……不对,不是这件事!是比这个更严重的!我们家的发胶没有了啊!”
  “……哈,那算什么大事?”虽然也想吐槽“我们家”这个称呼,不过现在八神对于京的执念更感兴趣一些。
  “没有发胶的话,本大爷帅气的头型该怎么办啊!”像是为了显示事情的严重性,稍稍风干了的头发从额角滑下,挡住了京全部的脸。
  “这么看顺眼多了。”
  “你就是嫉妒我的颜值!”京一怒之下伸手抓住了八神的额发,“你每天起那么早是不是就是去打理这个发型!这要用多少发胶才能固定住!浪费不说还挡眼睛!”
  八神的理智成功地以“地板是木制的”的理由阻止自己暴走就地把草薙京按倒烧死,但这并不妨碍冲着他的脸来一记屑风或是琴月阴。好在草薙京及时地收回了自己作死的手,免于平静的早晨(和庵的公寓)毁于又一场大战。
  八神顶着怒气开口:“我家没有发胶。这个发型是天生的。”
  “什么!这奇葩发型也能天生?”京大吃一惊,转过身小声嘀咕着什么不能蹭八神的发胶,没有闲钱了之类的话。不过八神也不是很在意,只是继续咬牙吃着冷掉了的早餐,寻思等会怎么压榨草薙京清理地板。过了一会,京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再次转了回来。
  “八神,我们家剪刀放哪了?”
  “电视柜下第二个抽屉里。”八神再次无视了“我们家”的称呼,看着京背对着在客厅蹲跪下来。伴随他翻找的声音,腰间的浴巾又危险地下垂了些许,堪堪挂在了胯骨上。希望不要掉在地板上。八神心想,一时有些犹豫是该帮他拽上去还是扯下来算了。
  “啊找到了找到了。”京兴致勃勃地直起身子,微微低下头,让头发自然地散落下来,接着用手中闪着寒光的剪刀比划了两下,便直接向自己的太阳穴戳去。
  “想死的话可以死在我手下。”就在不到一秒的时间内,八神从桌边一跃而起,抓住了身在十米以外的京的手,制止了自家宿敌在面前寻短见的悲剧。被抓住的人反而先一脸无辜地看了过来,眼神里满是不解,过了一会这种不解变成了恍然大悟。
  “八神你……会剪头发吗?”
  “会。”下意识地就回答了。
  “那交给你了。”将凶器塞到八神手里,京从善如流地坐在了一边的椅子上,将头斜了过来。
  八神手握剪刀,花了两秒钟才想明白京不是想自杀而是想剪头发,而且自己貌似还用奇怪的方式将这个活揽了过来。
  “为什么突然想剪头发?”手指撩起一缕发丝,在太阳的照射下好像丝绸一样闪闪发光,手感比小猫的毛皮还要柔软一些。
  “哈……”京叹了一口气,“最近走在路上被人指着说杀马特了。明明你才更像嘛。”
  “我不知道你还是会在意别人评论的人啊。”剪刀在发间穿梭,所到之处带下来细碎的黑色。八神把落在京肩膀上的拍掉,继续着手上的工作。
  “我自己也想换一个发型,最好再成熟一点。毕竟这么多年了,还保持着当年高中生时候的样子很奇怪啊。”
  明明现在高中也没毕业……不像某人的口无遮拦,八神识趣地没有说出真相只是把京转向朝向自己的位置。这家伙不说话,那闭着眼的娃娃脸看起来比之前还是稳重了些的,虽然强光下睫毛闪闪的样子还是让他比应有的岁数显得年幼了些。
  “这么说来之前的发带也没了。你在一点一点改变啊……”轻抚过京的额头,比一般人更高的体温对于八神来说只是让手感更好而已。大概是鬼迷心窍,指尖并没有一带而过,而是向下滑向微微颤动着的眼皮,高挺的鼻梁和抿紧的嘴唇,最终停留在涂了须后水的下颚上。八神扳起京的下巴,直视他充满疑惑的眼睛。
  “但是我是不会变的。我会一直一直追着你,直到你死去的那一天为止。”
  “……我死了的话,你会做什么?”
  “你死了的话,我也没有继续活着的理由。”
  “所以是要殉情吗?你还真是喜欢我啊。”
  京故作惊讶地看着八神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了下去,又恢复了之前平静的表情。
  “那我就连你的份一起努力活下去。”京凑近八神,额头抵在对方的红发上淡淡地笑了。“所以我不死的话你也不许死,这点绝对不能变。”
  “哼,无聊。”八神别过头去,“这种话不用你说也是如此吧。倒是你,绝对不能输在其他人手下。”
  “嗯嗯。那,要不要来拉勾?”京眼睛一亮,伸出了自己的小拇指在两人面前晃了晃。
  八神看着眼前这个一脸兴奋的家伙,恍惚间仿佛看到某个七岁的小朋友。“……之前以为你稍微成熟一点了真对不起。”
  “哎?!”
  “今天的家务你做,先把地上的湿脚印和碎头发擦了。”
  “哎哎哎?!”
  “还有,刚才不小心把你剪秃了一块不好意思,不过挺适合你的。”
  “哎哎哎哎哎?!”
  “最后一句是假的。”
  “啊,那还好……”
  “挺适合你是假的,剪秃了是真的。”
  “八神你这货!吃我一记天丛云啊啊啊啊啊啊!”
  “哈哈哈哈哈,要打吗?噢噢噢游戏结束了!”
  今天宁静的上午也在两人的互凹大招和协力灭火中结束了,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评论(20)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