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清明

爬墙飞快,有粮回坑

【庵京】天台爱情(误)

其实这个故事是庵京庵无差的,不过有肉的话还是庵京啦www

  清晨的楼道里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惹得某些贪恋睡眠的人不由皱起眉来。本应也像他们一样在床上拥抱着被子的京,此时正快步地爬着楼梯。
  没错,是爬楼梯而不是下楼梯。刚一出门时京就意识到了,仿佛黑暗中的光那样显眼,身为八神庵的存在正处于他的头顶上方。明明之前还没有这种感应的……京微微喘着气想,八神就是靠这个从nests基地找到我的吗?心脏随着鞋在楼梯上的踩踏声剧烈地跳动着,至于那是因为过早的运动还是别的什么,就连京自己也说不清楚。他只是随着自己下意识的欲望向那个人的方向奔去罢了。
  不多时,京登上最后一阶台阶,才发现他住了一周多的公寓最顶层还有通向天台的逃生门。门上虽然锈迹斑斑,然而因为长期的使用,所以推开时并没有发出太大的声响。不过这也足够让正在出拳的某人察觉到了。
  八神停下动作,转身看着走近的京,薄汗均匀地附在他的脸和脖颈上。“亏你能找到。”
  “我……”京犹豫了一下,最终决定隐瞒那个所谓的心灵感应,“我上来透透气。”
  “是吗。”八神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然后将视线移到京裸露的小腿上。“那你为什么穿着我的衣服?”
  “哎?”这才发现匆忙中自己好像拿错了衣服,京低头看看,的确胸部的地方空荡了些,腰身又好像有些紧,就连腹肌的线条差不多都能看清了。“这个……就一件衣服而已,不要在意。”
  八神的嘴角抽动了一下。他的确是不在意自己衬衫的归属问题,然而那件长衬衫的衣角微妙地挡住了京短裤的布料。如果不仔细看的话,很容易看成是没有穿下着的样子。明明之前并没有注意到过,但是现在京的那双腿显眼得有些过分了。
  草薙京顺着八神的眼神向下看去,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样,急忙掀起了衬衫的下摆。“等等,我还不至于裤子也要你的啦!”
  “随便了……”完全不想理会那个重点走偏严重的家伙,八神收回视线,背过身去重新摆出了起式的姿势。然而京却笑嘻嘻地绕到了自己的前面,同样摆出了起手的样式。
  “练习吗?正好我最近也有点想活动下身体呢。”
  “……这么想被我杀掉吗?”
  “练习而已练习啦。”京眯着眼睛看着逆光中拉长的剪影,“偶尔也放松一下怎么样?”
  “无聊。”随着八神的话音落下,他便一个疾步直冲上去,利爪直冲向京的面门,然而京没有像之前那样直接出拳挡下,而是向后跃去空开了一段距离。间隔半米,两人如同往常一样快速地展开着攻防对决,只不过没有了拳拳到肉的打击声,而是变成了快速挥动肢体而现发出的好像击破空气一样的风声。本应是充满血腥气息的决斗,现在有如配合默契的舞蹈一样,两人驾驭着火焰在朝阳的晨光下画出炫目的色彩。只要一抬眼就知道对方接下来会从哪个方向进攻,然后是假动作,再接一个重击……太多次的比试,其中一个副作用便是双方都太过熟悉对手的招式。
  然而再怎么明了对方的动作,也不会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京在闪避的期间有些自嘲地想。他熄灭了手中的火焰,挑衅地笑了。
  “刚才要是真出手,你绝对会被我的奈落落揍翻吧。”
  八神猛地握紧拳头,紫炎便从他的指缝间消散开来。“你才是,在吃了我一记八稚女之后就该跪地求饶了。”他嗤笑着从口袋里拿出烟盒顺手点起一根,把盒子抛了过去。
  京接过烟盒看了看,上面写的都是外文看不太懂,不过看那精美到奢华的包装大概是高级货。他拿出一根像叼着棒棒糖一样含在嘴里,又把盒子扔了回来。
  八神吸了口烟,看着那个不识货的家伙双手插在兜里极目远眺的样子,默默笑了。
  “怎么,还要我帮你点燃吗?”
  “我没抽过烟。”京眨了眨眼睛,“只是喜欢烟的味道而已。”
  这回八神真的笑出了声音。“小孩子。”
  “我只是在意身体健康而已哦。你最好也不要抽了,每年得……”京厚着脸皮侃侃而谈,又在八神走过来时音量渐渐地小了下去。
  “干嘛……想用让我吸你二手烟得肺癌的方式杀了我吗?”
  “闭嘴。”不知是不是清晨水汽的原因,微光下的八神脸色异常地柔和。他按住京的脖颈将他压向自己,直到自己口中燃烧着的烟头触碰到了京含着的那根。火星在两根烟的末端跳动着,从一端传递到另一端,热量灼穿了烟纸,慢慢带出乳白色的烟雾来。
  京下意识地倒吸了一口气,然后被那股味道呛得剧烈地咳嗽起来。他背过身避开八神戏谑的目光,无奈地擦去咳出来的泪水。
  “所以说对身体健康不好啊。”
  不过不是对肺不好,是心脏。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