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清明

爬墙飞快,有粮回坑

庵京 接龙部分

这里是庵京吧组织的生贺活动接龙我写的部分w全文请到吧里寻找!
第一人称注意!
视角转换注意!
剧情不完整!

已经删了好多了……还是发不出来,明明没有肉啊哭哭。

1.不知道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只不过是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脚步就像是已经设定好路线一样径直地向一个方向迈了过去。落日红色的余晖在背后燃烧着,但是这残留着的温暖在太阳彻底沉入地平线下后只会让人更加无法忍受黑夜的寒冷而已。和那家伙一样,都是……
脚步自动停下了,因为我看到正在寻找的人正从教学楼中相当随意地踱步出来。京,如同我一样,在注意到对方时立刻站止不动。比起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才放学,我对他脸上那不加掩饰的疲累感更加地感兴趣一些。当然,如果把那表情换成垂死时的痛苦不堪的表情就更不好不过了。血液突然鼓动起来,我强行压抑着冲上去撕碎那具身体的冲动,扯着嘴角说出了今天的开场白。
“京,你知道今天是……”
“啊……饶了我吧!”强行打断了我的战斗宣言,京扶额叹着气,然后在我说出第二句话之前轻轻一跃,翻坐在已经紧锁的铁门之上。橙红色的夕阳在他脸上闪过片刻,随后便被刘海垂下的阴影所遮挡,看不清他的表情。
‘“八神,我不想和你打。”
“哈?这不是你能决定的吧?”紫炎比起怒气先爆发开来,我握紧了拳头一时犹豫着是要给那个高高在上着自说自话的家伙的脸还是腹部先来上一发。他却先行一步跳了下来,随意地将单肩包甩在身后。
“因为我今天和你打过了。”
……居然真的动摇了一瞬间是不是陷入过暴走状态,但是一整天积攒着的渴望和怒气如同即将破体而出一般嘶吼着。
“我怎么不记得你跪在地上求饶的样子?”
“啊,那个,大概是因为你在我梦里输掉了?”一副让人火大的样子,京咧着嘴轻笑着。如果他能够永远只发出悦耳的呻吟声,我可能还会让他死的轻松一点,大概。
伸出手将他逼在我和门栏的夹缝之间,我将脸凑近他,瞪视着那双因为惊讶而睁大的眼睛,不知为何心情愉悦了起来。
“那我就让你永远沉浸在被我打败的噩梦之中吧。”我捏着那张他全身上下唯一符合高中生身份的脸,又向前了一步,“临死前还有什么遗言吗?”
他眨了眨眼睛,突然笑了起来,眼角弯弯的样子居然还有欺诈性的乖巧。
“八神,生日快乐。”

2.      为什么这个人能这么无耻!把人捆到自己家不说还嫌受害者不配合他?嘛……算了,我也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受害者就是了。回应着他嘲讽的语气,我用身体挡住发出火焰的双手,做出配合的表情。
  “我能做的比接吻多的多啦!要不要试试?”比如把缎带烧断之后把你按在地上打之类的。
  “是吗?我很期待。”八神好像完全没有注意我的打算,重新将脸凑了过来。和他亲吻什么的……倒也不会觉得恶心。不过这种事情不是要和喜欢的人做才行吗?那家伙是怎么想的啊?还有这个蝴蝶结也太难烧了吧!
  大概是看到了我焦躁的表情,八神啧啧着拎起了束缚着双手的带子。我努力回头看去,别说烧痕了,那上面就连轻烟都没有留下来些许。
  “对了,刚才忘记和你说,这个是用特制的防火材料做成的,而且越挣扎越紧。小心腕骨不要被自己扯断了。”脸离得太近,总觉得视线有点模糊,但是那恶意的笑容倒是能看得一清二楚。
  “啊八神你这个……”没想到居然会做到这个地步,我气得指尖都要颤抖起来。“变态!斯托卡!……色狼!”
  “是吗?”他低头思考着,手指轻抚过我的脸,真可惜咬不到。“那我就要做些什么,才能对得起这些称号了吧。”
  又是接吻,我已经搞不懂这家伙在想什么了,只是强硬地咬着牙关拒绝让他继续。双唇接触的感觉比我想象的还要柔软,带着刚才被咬出的铁锈味,不知为何心跳加速了起来。原来他也是有像正常人的地方吗?我还以为那鲜明的棱角真的是被刀削出来的呢。
    八神突然向后撤去,我只好立刻挺直了身体,免得顺势倒在他的怀里。
  “不想张嘴吗?”
  我连说话都懒得说了,只是盯着他的俯视的眼睛一动不动。
  “啧。”他像是不耐烦一样皱起了眉头,旋即又露出了意味不明的笑容。“乖一点的话,还能让你舒服一下。不过是京的话,还是这样比较好玩。”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