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清明

爬墙飞快,有粮回坑

【优散】网游paro之听说一切真相大白之后也还是会有阴影

优瓦夏不太记得自己是怎么出门左转冲向逃生通道的楼梯间里的,也不太记得这段不短的距离自己是跑了十秒还是十一秒。唯一目睹了一切的扫地大妈看着狂奔的优瓦夏摇摇头,心想这没日没夜的加班果然又逼疯了一个小伙子。
阴暗潮湿的楼梯间里,手机屏幕作为唯一的发光体不断地抖动着,映出优瓦夏的影子也一晃一晃的,正如他现在摇摆不定的心情。开心?焦急?悲伤?恐惧?优瓦夏拨不开这纷乱异常的思绪,就把它们像毛线团一样团在心里,一动不动地盯着几十平方厘米里那个人继续说着他们之间的故事。
散人本人完全不知道外面观众的反应,更不知道优瓦夏复杂的心情,只是像在讲述和一个老朋友的过去一样将他们的并肩作战,他们的嬉笑怒骂娓娓道来。散人下意识地跳过了楚楚和游戏内部的事,只是有些自豪又有些羞惗地做了最后的总结。
“所以虽然他又面瘫又抖s,但我还是挺喜欢他的,特别期待和他一起玩游戏。”
“哇,”女主持揉了揉自己泛红的眼眶,“太感人了,没想到我们的嘉宾在现场做出了爱的告白。”
在楼梯上蹲久了的优瓦夏一个踉跄把手机从砸在了水泥地面上
“啊,什么?不是我就是说挺喜欢他,不是那个喜欢,就是喜欢……哎呀我说不清楚……”
逍遥散人慌乱的声音在楼梯间里回荡开来,然后随着手机的黑屏戛然而止。
默默看着逃生门微弱光线下的手机残骸,优瓦夏深呼吸了两次,才有勇气把它捡起来按下开机键。万幸的是屏幕闪了两下后,又出现了熟悉的开机画面,不幸的是,这次发布会的直播在刚才的小事故后已然结束,只给优瓦夏留下一个无限循环的等待提示。
不想去看网友的评论,也不想去听同事好奇的询问,优瓦夏坐在积灰的台阶上将头埋在两膝间,突然希望散人现在就坐在自己的身边,这样他们就能肩并肩地在这个狭小到窒息的空间里等待一切过去,或是一起推开面前的那扇门。

“其他人走了吗?”
“走了走了,我给你留了个门。师傅你是不知道,刚才他们都炸了,说你不仅游戏打得好,还顺便拐了个汉子回公司。哎,太乱了太乱了。”
优瓦夏看着83的私信,揉了揉僵硬的双腿直起身子。他为了躲开那些无聊的八卦之心,在这里坐了快三个小时,现在终于能收拾东西回家点外卖了。至于明天该怎么办,那不在考虑范围内。他拿起背包,习惯性地走到楼梯间,想了想,又拖着酸累的腿来到电梯前按下了向下的按钮。
电梯门很快就开了,优瓦夏迈脚想要进去然后那只腿就那么停在了空中。
他看到了和他一样一脸懵逼的逍遥散人。
和角落里一脸莫名微笑的上司。
“哎呀,快进来,正好等会我有事想要和你们两个说。”
优瓦夏迟疑着走进了电梯,然后发现这电梯不是向下,而是向上去往办公区的。在电梯轻微的轰鸣声中,上司和蔼可亲地轮流注视着优瓦夏和散人的脸,让他们两个都不得不别过头去,就像是一对被老师无意中撞见的早恋初中生一样。
上司低头去确定手机上的行程表,那让人不安的视线终于消失了。优瓦夏看着电梯墙壁反光中散人的倒影,散人也同样盯着优瓦夏的倒影,他们就像是隔着镜子一样互相打量着对方的表情,好像在确定彼此的心情。优瓦夏咧了咧嘴,散人就好像被鼓励一样一下子打起了精神,摆出一副泫然欲泣的愁苦表情。优瓦夏憋着笑,回了一个安慰的手势。散人的手抬了起来,好像还想比划什么。然而电梯的门已经开了,两人对视了一眼,只好跟着上司一同走进他大的过度了的办公室。
“哎呀散老师辛苦了辛苦了,刚才你给我们的直播可是带来了200%的观众人数啊,请你来真是对了。”
“啊这个不是我的功劳,主要是贵公司做的这个游戏好,游戏好。”
优瓦夏看着这两个人互相商业吹捧,不免又要努力憋笑,结果一抬头就看到上司眼神转向了自己。
“听说,我们公司的优瓦夏和你玩得特别好?”
刚才傻笑着的散人突然收了笑容,优瓦夏的背也一下挺直了起来。
“哎呀,你们这么正经做什么。放松放松。我就是经过这次直播之后啊,觉得我们游戏平台应该多和玩家互动互动,你看你们不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吗?”上司还是一脸堆出了褶子的官方笑容,眼神里就闪着令人读不懂的光。
“所以……您的意思是?”散人小心翼翼地接话,优瓦夏下意识地往身前跨了一步,挡在他和上司之间。
“我的意思是,让小优这两天带着你在上海逛一逛,玩一玩,休息一下。你们没事时就打个游戏,直直播。”
上司拍了拍优瓦夏的肩膀,好像一个交托自己女儿的爸爸。
优瓦夏和散人对视了一下,一阵沉默之后,优瓦夏镇定地开口。
“有接待费和加班费吗?”

评论(9)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