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清明

爬墙飞快,有粮回坑,cp可逆,坚决不拆,混乱邪恶,平地造雷

【戬空】现代化的五百年6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杨戬第一次看到这话时一笑而过,但在自家妹妹和侄子的连番折腾下不得不把它当成至理名言信奉着。现在又遇上给番薯的大妈和一直踹自己小腿的小朋友,心累的二郎真君只想回去抱着狗撸撸毛……猴子勉强也行。
  “你能别让这孩子踢我了吗?”
  “你能别把番薯递给这孩子吗?”悟空憋笑憋得脸都红了。他一把把地上正拿着番薯使用蓝猫淘气三千踢的小朋友抱了起来,塞给他一块奶糖,指着杨戬。“叫叔叔。”
  杨戬有些愤愤不平,“为什么不是哥哥。”
  “你长的老自己心里没有数吗?”
  “你嫉妒我驻颜有术。”
  “屁,就你那眉心的皱纹皱得能夹死虫子。”
  杨戬刚想反驳那是天眼时,屋内传来一阵金属碰撞摩擦的声音,好像有人在无数的零件堆里摸索出了一条路,艰难地向他们走过来。
  孙悟空怀里的孩子听到这声音,倏地跳下来跑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飞机!坦克!机器人!”他欢呼着,随着这兴奋的喊声,一个小小的金属飞机飞了出来,在三个人的头上盘旋一周后,极速俯冲到地板上,如同电影里那样咔嚓一声变形成了坦克,径直开到孩子的脚下,再次变形成了一个手掌大小的机器人。
  “谁大清早在我这打情骂俏呢啊?”卷帘擦着手上的油污,从门口探出头来,在看到杨戬时,那个圆滑的笑突然垮了下来。
  “来了啊。”
  “啊……”杨戬能感受到屋内瞬间冷下来的气氛,但说句实话,在天上那么多年,现在的他更擅长应对这个。
  悟空使了个眼色,于是卷帘又恢复成一开始笑呵呵的表情,抚摸着孩子的后脑。
  “阿宝,你先去里屋玩好不好?我有话要和这个叔叔谈。”
  专注于小机器人的阿宝根本就不在乎大人之间的恩怨情仇。他点点头,一蹦一跳地进了里屋,连眼睛都没从上面抬起来过。
  
  “你来做什么?”卷帘看着阿宝消失于门内,才瞪着杨戬问。
  “我……”
  “他被上面派来收这个的。”杨戬还没来得及说话,孙悟空就截下了他的话头,手上做着数钱的动作。
  “哦,这样啊。”刚才冷峻的气氛突然消失不见一样,卷帘低头在自己的口袋里翻翻,掏出一张滑腻腻的银行卡扔给杨戬。“拿着,你们这些万恶的资本主义剥削阶级。”
  杨戬勉强接住,那卡上不知为何还粘了一截铝丝,硌在手上会留下一个深深的红印。
  卷帘看着并肩站在一起的两人,不禁有些感叹,“这么久了,居然还能再看到你们在一起。”
  “谁和他在一起了!”猴子猛然挺直了身子大叫,然后在两人的视线下又缩了回去小声嘟囔,“不过就是陪他收个钱而已。”
  “我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啊?”卷帘笑着,看着突然明白过来自己反应过度的孙悟空,脸腾地一下的通红。
  杨戬靠过去,捏了捏他背在身后的手,开始打岔。“……你现在是做什么的?”
  “发明,创造,培养祖国下一代。”卷帘举起双手骄傲地看着眼前乱糟糟堆放在一起的机器部件。
  “不就是捡破烂加办违规托管班嘛。”刚才还尴尬着的猴子忍不住拆台。
  卷帘白了他一眼,“要有追求,追求知道吗?”他拿起两个齿轮,拼接在一起,缓缓转动,“这个世界就是要靠这种传承,才能继续下去。”
  这时,阿宝突然从里屋跑出来,手里还挥舞着那个小机器人。“它不动了,我刚才就一直看着它,他突然就不动了……”阿宝揪着卷帘的衣角,眼泪汪汪地看着他,“是不是我把它弄坏了?”
  卷帘接过机器人仔细看了看,又敲打了一下,然后大笑起来。“它没坏,只是没电了而已。”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奇形怪状的电池,递给阿宝。“你把这个安在它背后试试。”
  于是屋里的三个成年人就这么注视着小孩子用尽各种错误方法,绞尽脑汁地安了十分钟。当电池严丝合缝地卡在后面时,就连杨戬都忍不住松了口气。
  “它又动了!”阿宝抹了抹脸上的汗水,兴高采烈地看着自己努力的成果。
  “真厉害!”卷帘在一边非常捧场地鼓掌,“想不想自己亲手做一个只属于你的机器人?”
  “我……我可以吗?”阿宝有些怯懦地拉着自己的手指头。
  “你都会让这个小机器人自己动了,还有什么不会的?”卷帘朝他眨了眨眼睛,从口袋里拿出来一堆小零件(现在杨戬已经开始怀疑那实际是个四维空间口袋了)。
  阿宝欢呼了一声,捧着那些零件冲进了里屋。
  卷帘朝着悟空和杨戬点点头,“那我先去教阿宝,不送你们了。”
  “回见。”
  “再见了。”
  双方点点头,悟空带着杨戬按原路返回,不一会便回到了学校门口。阳光中,猴子望着旗杆顶端飘动的红旗出神,于是杨戬便等在他身后,等着他开口。
  “其实阿宝他家,只有他妈妈一个人和他。”猴子没转头,只是像是自言自语一样开口,“他们说阿宝天生痴呆,上不了学。卷帘就教他做小机器人,陪他在他妈妈回不来的时候玩。”
  杨戬回忆了一下刚才那孩子的举动,“可是我觉得他很聪明啊。”
  “我也这么觉得。”悟空看着杨戬笑了,眼睛里好像有光在闪。

【戬空】现代化的五百年5

更新啦٩( 'ω' )و

  筋斗云不高兴,筋斗云很生气,筋斗云驮着两个男人慢腾腾地在闹市中穿行。
  “乖啊,大白天交警看到我们超速要罚款的。”孙悟空无比怜爱地摸了摸车把手,换来一声有气无力的车铃响。
  难道超载交警就不罚了吗?依旧穿着西装的杨戬觉得自己绷得紧紧的,连吐槽都有些力不从心。
  “哎哟,小孙你载着个人这是去哪啊?”刚在早市买完菜的大妈闲庭信步似地从后面走过来打招呼,还不忘笑着瞅瞅后面的杨戬。
  “啊……这是我……同事。我带他去看朋友。”孙悟空假模假样地蹬着车轮,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哎哟,带这么俊的同事怎么也得坐公交吧,怎么骑着自行车就出来了。真是不像话。小伙你说是吧?”大妈潇洒地一回头,冲着杨戬同情地说。
  杨戬面对着大妈和猴子的双重夹击,尴尬得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只得憋出一句“这车好,骑起来特别快。”
  前面又是一阵车铃声,孙悟空忍笑忍得肩膀都颤起来,然而大妈好像不满意似地从菜篮子里翻翻捡捡,拿出来块大番薯塞在杨戬怀里。
  “小伙子拿着,回去蒸蒸吃,别苦了自己。”言语间满满是对“小孙”招待不周的嫌弃感。
  “阿姨,这个我不能要,我……”杨戬刚想把这手里的东西还回去,这边过了闹市的车猛然一个加速,让杨戬的话尾留在了驰聘的风中。
  前面猴子好像是终于松了一口气,大声地笑了出来。杨戬瑟缩在狭窄的自行车后座上,一手环着猴子的腰,一手抱着带土的番薯,突然觉得那个大娘似曾相识。
  
  “喂,到啦。”孙悟空轻盈地翻身一跃,把车靠在树边停了下来。
  杨戬抻着发麻的腿从座位上跨下来,四处望了望。正值暑假,校园的塑胶操场上一个人都没有,从栏杆外望进去只有旗杆上的国旗还在迎风飘着。
  “他们有人当老师了?”
  悟空摇摇头,转身往学校旁的小区里走进去。杨戬跟在他后面进单元门,过宅洞,又从天台上绕了一大圈从消防梯下到楼与楼围成的空地之间。就在那不到二十平方米的小空间里,一座一看就是违规搭建的小屋稳稳地坐落于那里。东拼西凑的建筑材料不知为何竟完美地镶嵌在一起,在阳光的照耀下竟还有点朋克风的意味。
  悟空走上前敲了三下门,扣了两次门环,又按了一次门铃。过了几秒,门口猫眼处的小洞突然打开了,里面传来小孩子认真的窃窃私语声。
  “生我何用?”
  “不能欢笑。”
  “灭我何用?”
  “不减狂骄。”
  小洞啪地一声关上了,门里传来机械运动解锁的声音。孙悟空摇摇头感叹,“现在的小孩子真中二,还要对暗号才能进的。”
  杨戬听着这问答没来由心头一跳,刚想问这暗号出处,门里面突然冲出一个小孩来抱住了悟空的腿。
  “猴子哥,你可来了!”
  孙悟空笑笑摸了摸孩子的头,小男孩便抬起头来眼睛闪闪地看着他,“哥,糖呢?”
  “糖啊,”悟空打了个哈哈,手指身后的杨戬,“管那个新来的哥哥要去。”
  于是杨戬在孩子一脸的期待下,犹豫着把揣在怀里的番薯颤颤巍巍地递给了他。

【戬空】现代化的五百年4

孙悟空从床上被阳光催促着挣扎爬起来时才猛然醒悟,昨天自己居然不知不觉地睡着了。他揉揉自己头上睡得飞向各个方向的乱毛,抓起床头柜上的眼镜,拖沓着脚上的鞋蹭到了叮当作响的厨房。
“醒啦,等会吃早饭。”杨戬回头笑笑,手上还在掂着锅,锅中的丛丛火焰在空中窜起。
孙悟空认真地盯着水槽里的鸡蛋壳和碗里残余的鱼鳞和土豆皮,思索良久后开口问道,“你在做什么?”
“仰望星空,英国菜,很有名的。”
“我猜一定不好吃。”
“为什么?”
“因为你刚才把洗洁精倒进去了。”悟空上前一步把煤气关掉。伴随着刺鼻的气味,火焰中残余的黑色炭渣努力抖动了最后两下,坚定地糊在了锅底。
“你再做两分钟,它就能成精了。”孙悟空不无同情地摇摇头,然后指向了门口,“从我的厨房里滚出去,永远不许进来一步。”

被放逐的杨戬很无奈,天地良心他是真想做一顿丰盛的早餐的,尤其是在打开冰箱后发现里面只有成堆的桃子的时候。神可以不吃饭,但是猴子不行。再说,他之前在灌口镇江时还是捞过鱼做过饭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小白从来都不吃他做的饭,只是围着那些菜狂吠不已。
毕竟狗不爱吃鱼……杨戬遥望远方心想,可能猴也不太爱吃鱼。
在房间里无所事事,杨戬在环视一周后目光停留在书架上。这书架不高却塞进去不少书,书背和书背之间紧挨在一起,使得把它们抽出来都变得很困难。更奇妙的是,这些书装订不同,类型不同,却都来自于一个叫做“昔已去”的作者。
杨戬蹲在书架前看了一些,它们分别是:讲述猪飞向月球的科幻故事集,论玻璃器皿修复的技能手册,描写千金小姐为了穷小子离家出走的青春爱情小说,松鼠的哲学童话故事,还有一个光头一拳打爆所有恶人的起点流YY网文。
“这都什么和什么……”杨戬看得有些头昏脑胀,把书一本本又放了回去,疑惑猴子怎么会看这样的书。一回头,猴子啃着桃在背后默默注视着,也不知道过来了多久。
“怎么样?”
“……你家书挺多的。”
猴子把手机的桃子咬的咔咔作响,“……我是说你觉得我写的书怎么样。”
“你写的?”
“准确来说,不是我写的,是他们经历过的。”孙悟空看着仍处于一脸迷茫中的杨戬突然笑了,“哈哈哈哈,也许我该接着写一个傻子牵着一条狗,天天劈山的故事。”
明白过来的杨戬看着大笑着的孙悟空,眯眼反问:“那猴子有什么故事?”
孙悟空扔了桃核,拍了拍手。“简单。从前有一只猴子,它绕着天地走啊走,从起点走到终点,然后又走啊走,走啊走,走成了一个圆,可是它还是继续走啊……”
听得很累的杨戬打断了他的话,“那这个故事的结局是什么?”
“有一天这只猴子它走着走着突然停了下来,然后就从这个圆里跳出来啦!”孙悟空眨眨眼,把杨戬从地上拉了起来。
“走,我带你去见见他们。”

【戬空】现代化的五百年3

失眠的夜里,你是否和我一样。

5.
杨戬拄着下巴看着泛光的电脑屏幕和屏幕后黑漆漆的猴子背影。他在那坐了两个小时,就和坐禅一样,杨戬就在他后面看了两个小时,看得眼睛都有点干了。
“你家床挺大的,睡得下两个人。”
猴子打字的手指一顿,又以更加凶猛的气势把键盘按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老子失眠。”
这是个好暗示。杨戬在多年的反复探索后终于学会了从猴子暴躁的语气和简短的话语里提取重要信息。所以他从床上起身凑在悟空身边,注视着那张看不出年纪的脸上光影变化。孙悟空不说话,他的视线便毫不遮掩地从眉眼一直流连到唇角,像是要看穿容貌下依旧炽热燃烧着的灵魂。
孙悟空眼皮动了动,依旧盯着一方屏幕,“我脸上有什么吗?”
“你变了。”
“是吗?我倒觉得未必。”
“你变了。”杨戬笃定地说。
孙悟空点了保存,转身对着杨戬扯起半边嘴角,目光灼灼,“你说,我哪变了?”
“你……头发变长了。”杨戬认真地说。
“扑通”一声,孙悟空从椅子上倒了下来。
“我还以为你要说什么!”猴子咬牙切齿地爬起来,有种抄起棒子痛揍这家伙一顿的冲动。
“你以为我要说什么?”杨戬还是那个铁打不动的微笑,气得猴子青筋又爆起了几根。
寻衅滋事,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他默念着刑法条例放缓呼吸,对着杨戬摇摇头。“和平年代救了你啊。”
杨戬当做什么都没听到,专心致志地玩起了他脑后扎起的半长头发。
“怎么不剪?”
“剪刀剪不断的……别拔!”
手比话语来得快,两个人眼睁睁看着一根头发从空中飘落,在地面嘭地化成一团烟雾,烟雾中隐约有小孩的身影。
“哎……”孙悟空叹息一声,一手捂住了脸,另一只手把地上的化身拎了起来。杨戬诧异地盯着在孙悟空怀里三四岁模样的小孩子。那眉眼怎么看,怎么像现在冷脸背对着他打字的那个人的幼年版。
大眼睛滴溜溜地转着,小手抓住了椅背,小猴子踩着孙悟空的大腿,露出半边脸好奇地向站在一边的杨戬看过来。
“这是……”
“别问。”孙悟空把怀里的孩子按了回去。
于是杨戬闭上了嘴,对着小猴子一本正经地做起了鬼脸,逗得他格格地笑起来,连带着办公桌都颤起来。孙悟空看着打出的一串乱码心烦意乱,干脆把这个小家伙一把塞在杨戬胸口。
杨戬把人抱住,捏捏软软的脸,表情不变,一股暖意却突上心头。他摸摸孩子的头,低声诱哄。
“乖,叫叔叔。”
猴子冷哼一声搭腔,“叫他孙子。”
杨戬不气不怒,把迷惑中的小家伙双手举在空中,声音柔和似水。
“叫爸爸。”
孙悟空摔了鼠标,瞪着杨戬。杨戬笑着看他,所有表情在孙悟空眼中都化作欠揍二字。
就在一猴一神对峙的死寂中,感受不到气氛凝重的小猴子打了个哈欠,探出身子,在杨戬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两个人还没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又是一阵白烟四起,一根金色的发丝飘飘然落在杨戬掌心,刚才喧闹的房间里又只剩他们大眼瞪小眼。
不知过了多久,杨戬带着脸上残存的口水先开了口。
“我这有金蛟剪,要不要给你换个发型。”
“……好。”

【戬空】现代化的五百年2

猴哥今天笑了吗?

3.
不得不说,混元伞真不愧是神器。从自行车上颤颤巍巍地下来时,杨戬已经被狂风吹成了爆炸头,手里那把伞倒还好好的没有散架。
二郎真君揉了揉腿,又伸出手梳平了头发,抬头望向面前不到五层的小楼。风雨中,楼道里的灯忽明忽灭,从蒙灰的窗户里透出朦胧的光,像是黑暗中不肯闭上的眼睛。
“你住这?”
孙悟空不说话,只是把车小心地推到院里唯一不淋雨的树荫下锁好,便大步朝楼上走去。杨戬跟在他后面,看着他腰带上的钥匙串随着他的脚步一晃一晃,清脆撞击声在狭窄的楼梯间回荡,驱散了一点沉闷的气氛。
杨戬数着钥匙串晃了六十六下,前面的猴走了三层楼在右手边的门口停了下来。猴子取下钥匙俯身去开门,想了想又直起身回头伸手拿了还在杨戬手里的混元伞。
“这个算进门礼。”他一手拽开门,一手在自己头顶撑起伞走了进去。
杨戬刚想问为什么,后脚就被从楼上垂下的水幕又一次淋了全身。
“你家……这水帘洞很别致啊。”
“楼上装修漏水。”猴子抬起半边伞,向已经从头湿透脚的杨戬露出今天的第二个坏笑。
4.
猴子回屋去找他的业务报告和存折,杨戬不忍残害客厅里的沙发,就站在原地不动,身上滴滴答答的水在脚下形成了一个残缺的圆。
环视四周,这旧楼里的小房间说不上什么温馨、有生活气息,但也能看出主人颇花费了些功夫让它从一个歇脚之地变成了一个家。几十平米的地方放着门口的鞋架(现在上面放着水桶和抹布),餐桌上有一瓶快吃完的果酱,电视旁堆积着一打影碟,但是最显眼的还是窗边的窗帘。紫色,薄纱,银线勾勒出云彩的边缘。不难想象,阳光最好的时候,整个屋子都会被染上晚霞样的颜色。
杨戬喃喃,“你还是没有……”
“我怎么了?”孙悟空从屋里走出来,一脸狐疑地看过来。“你怎么不换衣服。”
杨戬摇摇头,“他们只给我带了西装和衬衫。”
“那就穿你的西装衬衫去。”
“其实……我们出差人员的干洗费是从你们的业绩里出的。”
猴子盯着那身在雨里泡到变形的西装骂了一声,回屋把手里一条干燥的毛巾和衣裤甩给那个默默微笑的家伙,那本来是他要自己换的。
杨戬解开衣扣,把换下的西装外套和衬衫扔在地板上,露出精悍的肌肉。猴子就一直倚门抱臂看着,看那个曾使着三尖两刃刀的家伙套上自己的t恤。白色布料被绷得很紧,尤其是胸肌处的印花几乎被横向拉长了一倍,不过幸好肩宽是够的。
等到西装裤也堆到地上时,孙悟空半侧过身别开视线,把需要的材料举起挥了挥,“拿了快走,出门左拐二百米旅店。走好不送。”
手里一轻,孙悟空没等到那人走远的脚步声,脖颈却被靠近过来的温热鼻息惊得一缩。他转头,鼻尖差点擦过杨戬的颧骨。
“干嘛?”两个人实在贴的太近,孙悟空不得不仰起头才不至于让自己在质问时对眼。
用身体把猴子逼在自己和门板间的杨戬闻言,对着他上下颤动的喉结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
“我们出差人员的住宿费也是从你们业绩里出的。”
“……我家就一张床。”
“我不介意睡床。”
“滚!”

【戬空】现代化的五百年

此篇拙作献给悟空传电影和终究意难平的五黑框。短,但还会更的。

1.
五……不是五百年,而是五万年过去了。五万年很长,长到花果山变成了旅游景点,天庭因为航空火箭的发明不得不移出银河系,取经之路也因为有了直达火车而不能再走。上天抱持着“大隐隐于市”的念头,把师徒四人扔在了中国的各大城市之中,让他们苦心赚钱……呸,修炼,以充天庭的GDP,时不时还会派个把人下凡去监视看看他们的业绩……呸,修炼成果。股市沉浮,大盘震荡,人生不过几十年,又是一次轮回……
2.
杨戬从天庭特供列车上下来,拎着行李在火车站拥挤的人群中艰难地穿梭。即使是法力无边无欲无求的他,在汗味和烟味的老大爷间推搡时也不得不屏气凝神才能定下心来,以免焦躁地爆开第三只眼。
这是人间的考验……他默念着,跟随着人流挤向出站口,一眼便看到了那个比自己久经考验多年的前辈。
“猴子。”他向他挥了挥手。
于是孙悟空抬起头恶狠狠地把手里的烟掐掉,像是很久很久以前掐住天兵的咽喉那样。
“你们天上的真是有品位,穿着西装挤火车。”孙悟空不轻不重地捶了杨戬一下,顺便把手上的烟灰抹在高级的布料上。
杨戬看看自己肩膀上的灰手印,又看看穿着白t恤牛仔裤的孙悟空,和很多年前那个红袍金铠的他一相对比,不禁觉得有些好笑。但他还是保持着那张扑克脸,伸出手摸了摸对方耳朵上的金环。
“没有你时尚,把金箍戴成耳环。”
悟空“啪”地一声打掉了他的手,眼睛里放出杀人的光,但是杨戬毫不在意,因为他不仅摸到猴子柔软的耳垂,还有他耳后潮湿的头发。
“下雨了?”
猴子哼了一声当做承认。
“你没带伞?”
猴子又从鼻腔哼了一声,可以看得出肺活量不错。
“你等等。”杨戬打开行李箱,翻出一把伞递给孙悟空,“这把给你。”
悟空一脸鄙夷地接过,然后看着那异常熟悉的伞柄诧异地念了出来。
“混元伞?”
“我向魔礼红要的。”
“你疯了?这伞撑开是要地震的。”
“这么久,早就过保质期了,现在它比普通的伞就是好看一点而已。”
孙悟空满头黑线地咧了咧嘴,最终还是沉默地把伞扔回给杨戬,转头走向出口。
杨戬跟着孙悟空的背影快跑了两步,顶着雨跟在他旁边,“你不用这伞?”
“用个屁!老子骑车怎么打伞!”孙悟空蹲下身子,熟练地打开了身边自行车的车锁,万分嫌弃地拍了拍车后座。“上来,给老子撑伞。”
杨戬拎了拎手中的包,“……我有行李的。”
“变小了塞你耳朵里去。”说完,猴子万分潇洒地跨上自行车的车座,不忘甩给他身后的杨戬一脸泥水。
杨戬抹了把脸,决定还是不要吐槽不是谁都把东西塞自己耳朵里去的为好,同样万分潇洒地跨上了自行车的后座。高定西装裤几乎同时发出了濒死的撕裂声。
猴子看着眼前倾盆大雨,好像心情很好似地转过头对杨戬大声地喊,“喂,抓紧了!”
“我还不至于坐你的自行车还会掉下去。”杨戬打量了一下胯下锈到即将报废的铁架,理智地拒绝了。
猴子向后看了一眼,嘴边露出诡异的微笑。杨戬心里咯噔一下,暗说不好,就听见前面的猴子低头摸了摸车筐,悄声说了一句,“筋斗云,走起。”
一秒钟之内,他们穿过了五个交通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