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清明

爬墙飞快,有粮回坑

  我说给自己听。
  都是负能量。
  有时想哭。
  但不能。
  哭出来很丑的。
  就是吐黑泥。
  
  
  
  从小被我妈拉去买衣服的时候我都会觉得难受,恶心,不舒服,我以为是我不喜欢试衣服,其实是因为我不喜欢自己。我觉得自己又丑又笨,不配穿好看的衣服化好看的妆,它们跟着我不如去找一个对它们更好的人。
  我很在意别人的眼光,不是怕他们嫌弃我。别人恶心我嘲讽我骂我,我可以三倍还回去。我是怕他们看出来我没有理想,没有生活的目的,就是一副行尸走肉。所以我作贱自己,就像作贱我拥有的时间,用不在意当成答案,自己骗自己。
  我觉得我好像就是给家长活着,长这么大就是为了赚钱,给他们养老。没有他们,我现在就可以去死,没有遗憾。我努力给自己找爱好,但是就像我玩的游戏一样,都是三分钟热度,剩下的就是勉力支持,假装自己能开心起来,假装自己还有个牵挂。可我不想这么活着了,真的好累,都是在逼自己。
  有时候我甚至想,活在一个战争时期就好了,早点为别人燃烧完自己,也是种好活法。可是转念一想,我连自己一个人的命都撑不住,更何况背起别人。
  我还是什么都不知道。我还是什么都不懂。我等了二十年,我还在等。
  
  

评论(6)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