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清明

爬墙飞快,有粮回坑

【优散】上海的雪

  “散老师。”
  “嗯,怎么啦?”
  “上海下雪了。”
  “啊,我刚走就下雪了?我也想看雪(和你)!”想了想,散人把句尾括号里的字又删掉了。
  不一会,手机嗡嗡地振动,对话框里传来一张小雪人的照片。
  “这个是你。”
  “我长得这么粗糙吗?”
  “你就这样。”
  散人哈哈大笑着把图片点了保存。不一会,另一张照片又传了过来。刚才的雪人身边多了一个更大的雪人。
  “这个是我。”
  “……按照身高体型来看你是做反了吧。”
  “这是按伟岸程度做的大小。”
  “好好好,你做雪人你有理。”
  “你不喜欢?”
  散人认真思考了三十秒,最终决定还是说真话。
  “喜欢啊喜欢。”
  “晚了。”
  第三张照片上,雪人散和雪人优不见踪影,只有一个白色的堆堆。
  “哇,”散人感叹,“你也太狠心了。”
  
  优瓦夏放下手机,在雪堆上画了一颗爱心,看着它发了会呆,又抹掉,自己吹着口哨走了。
  现在那里空空的,和其他积雪的坛子一样,任谁都不会知道曾经有两个雪人并肩站在一起过。
  

评论(3)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