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清明

爬墙飞快,有粮回坑

【长准】题目懒得想了(*°∀°)=3

  1.
  屋里的灯从温暖的黄逐渐变成了让人昏昏欲睡的颜色,坐在居酒屋一角的长濑伸伸胳膊站了起来,早等在一旁的服务员立刻迎了过来。
  “先生结账?”
  “结什么帐,老子出去吹风。等会会有人过来付钱的!”长濑斜眼看了看,一脸不耐烦地摆了摆手。
  “可是这个……”服务员看着桌上东倒西歪的酒瓶刚想跟上去,突然被柜台后的老板一把扯了回来。
  “你不要命了!他可是tokio的少主!”听了耳边老板的话,服务员不由颤抖了一下。谁不知道东京最大的,以心狠手辣为代名词的黑帮呢?捂着自己的小拇指,这个倒霉的服务员只能暗暗祈祷刚才没有冒犯到那位年轻气盛的顾客。
  出了店门口,长濑不由深出了一口气,清凉夜风的吹拂简直是对一个喝了几个小时闷酒的人的救赎。他摸出一根烟,向黑暗的小巷里走去。
  大概抽了两根,还是三根烟?长濑已经没有什么印象了,他只记得当时自己正靠在砖墙上悠闲地吐着烟圈,放松下来之后酒精的力量一点一点侵蚀了大脑。
  小巷里走过一个人来,长濑断定是刚才的服务生,根本没有想到对方其实来自相反的方向。他“啧”了一声掐灭烟拦在那人面前,决意要在他再废话之前甩他一脸钞票。就在他伸手进西装里寻找钱包时,那家伙却突然凑了过来。长濑一愣,发现这个身高好像和刚才的服务生有些差距,下一秒他就躺在了地上,呆呆地看着那个把自己撂倒的家伙。月光下,那人俯视着自己,面容竟好看得像天使一样。
  2.
  今天绝对是冈田准一的受难日。道馆招不到学生,讨债的又来在门口涂涂画画,生活费也就只剩下了那么几张钞票,比大街上随意分发的广告册子还薄。这个倒霉的人本来想抄近路回家而已,没想到居然又遇到了劫匪。
  冈田无奈地看着这个醉得不成样子的家伙一边叨念着钱包之类的话,一边去拿……估计是小刀什么的吧。以劫匪先生的颤抖程度来看,他能不切到自己的手简直就是奇迹了。如果是普通人,冈田估计就把他当成酒后发疯的醉汉无视了,不过看这位的块头和穿着,说不定真是借酒壮胆的混混。
  叹了一口气,冈田在他拿出武器前就抢先上前一步,一个过肩摔把这位本来就神志不清的劫匪摔得直接闭上了双眼。正犹豫着到底是把他扔在这里还是送去警察局,又一个人匆匆走进了这条狭窄的小巷。
  只见那个服务生紧张地搓着双手,打量了一下冈田和躺在地上的长濑,突然放松了下来。
  “先生,这是他的账单,麻烦您结一下账。”
  冈田:???
  

评论(5)

热度(11)